2月28日起,週一至週五,晚上十點首播,週一至週五,淩晨一點(台語版)重播,上午八點重播,36集電視連續劇,領銜主演:文章、馬伊琍、朱佳煜、王耀慶、劉歡、徐翠翠

     《以貪財及不靠譜著稱的汽車修理工于果接到一個電話,稱有名從美國來的乘客夏小白需要他前往接機。回憶起多年前一次在美國的豔遇,興奮不已。于果興沖沖趕到機場,面對的卻是一個八九歲的孩子。孩子自稱名叫夏天,是夏小白的兒子,夏小白車禍中不幸去世,自己是獨自一人來找“超級英雄”爸爸。于果不悅,與負責交接的機場地勤李三妹發生爭執,拂袖而去。三妹無奈中只得暫時照顧夏天,卻又被領導刁難,正要爆發之際突然接到一個越洋電話。電話中的人自稱泰勒,是夏天的舅舅,現在正在趕往中國的途中,希望自己到達之前三妹能夠照顧好夏天。三妹對魅力十足的律師泰勒一見傾心,而泰勒似乎也有意於三妹,然而他此行最重要的目的卻是得到夏天的撫養權。生活中突然出現的“兒子”讓于果不免有些措手不及,眾好友紛紛出謀劃策。泰勒的出現使得單純善良的大齡女孩李三妹似乎看到了幸福在向自己招手,善良的她原本就對夏天心生憐憫,加上泰勒的託付,她對於夏天的照顧更是變得義不容辭。于果與李三妹就這樣因為夏天的到來聯繫在了一起,然而在認親的過程中又發生了種種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泰勒的“陰謀”、于果不為人知的家事、李三妹與于果的感情變化、于果赴美奪子。

 

│第一集│

于果是大飛修理廠一個平凡的修理工,某一天在路上幫忙解救一輛拋錨車的時候,接到了一個來自機場的接機電話打破了他的平靜生活,原來是自己多年前去美國留學邂逅的戀人夏小白的接機消息,這讓已經有女朋友的于果不知所措,于果找到了他的好友齊大勝,齊大勝十分贊成于果去接待夏小白。在齊大勝的支持下,于果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來到首都機場。

就在等待故友夏小白出現的時候。一個不丁點兒的小孩子突然從後面抱住了他,並且直接喊爸爸,于果儘管表示不認識這個孩子,但是負責接待孩子的值機員李三妹卻一口咬定這個孩子就是于果要接的人,在一番交流中得知原來夏小白是這個小孩的媽媽,這更讓本來就一頭霧水的于果慌了神落荒而逃。可憐的孩子只能被首都機場的李三妹暫時收留。孩子的舅舅泰勒聞訊急忙打電話給李三妹並且答應乘坐最快的飛機趕回北京。數個小時後泰勒出現機場領走了疲勞的夏天並且和李三妹有了第一次的接觸。第二天泰勒帶夏天來到了于果的車廠,車廠眾人都非常吃驚,雙方在于果的房間攤牌,泰勒告訴于果夏天就是夏小白和他在美國生的兒子,于果大為吃驚,矢口否認,但是泰勒轉而又表明這只是孩子自己的意願,作為舅舅希望于果能夠將孩子的撫養權轉讓給自己。這讓于果松了一口氣。在泰勒告別時留給了有一些發懵的于果足夠用於親子鑒定的連著毛囊的夏天頭髮讓于果去做親子鑒定。于果不知道接下來面對他的到底會是什麼。

 

│第二集│

回到賓館的夏天趁泰勒不注意再次偷偷溜到車廠。並且向于果展示了夏小白用于果名字給他寫的信,于果看到自己在信中又是拯救地球又是保護動物瞬間崩潰哭笑不得。泰勒及時趕到了車廠,再度遊說于果,希望于果能尊重夏天意願,哪怕能多待一會,于果最終還是心軟答應,泰勒十分滿意的離開。鬱鬱寡歡的于果找齊大勝喝酒。齊大勝對于果一頓嘲笑並且讓于果暫時不要公開此事選擇逃避。而就在此時,于果的富二代女友突襲車廠,卻發現夏天睡在于果的床上,驚醒的夏天向姍姍說自己是于果的兒子,姍姍急忙給大勝女友小艾打電話,小艾十分震驚電話詢問齊大勝,齊大勝卻反咬于果一口說于果道德敗壞。然後又讓于果去面對這件事情,三人在計程車上想辦法把這件事情瞞住,最終大勝自告奮勇,把黑鍋攬入自己懷中,小艾十分生氣。最終,大勝受不了小艾的壓力,沒有頂住姍姍的攻勢,漏出了事實還得罪了小艾。于果也跟姍姍解釋失敗,姍姍哭喪著離開。失落的二人帶著夏天出去喝酒吃肉,恰巧遇到了李三妹和她弟弟李三弟,于果喝醉去騎三妹的摩托不料人仰馬翻,撞壞了李三妹的摩托車,齊大勝趕忙把于果拉走,但是醉酒的二人卻忘記了夏天還在飯桌上。三妹發現夏天把他領回家中,給了泰勒打電話把孩子接走,泰勒十分生氣地找到于果表達自己不滿,但是于果絲毫不對泰勒的訓斥有任何反應,堅持認為自己沒有做錯,生氣中的泰勒以金錢為誘餌使得夏天可以繼續留在于果的家中,為了確認自己與夏天的關係,于果來到了鑒定中心,鑒定中心讓于果等待七天后的化驗結果,與此同時齊大勝帶著自己做的便當來到了小艾工作的幼稚園卻遭到了門口保安大爺的阻攔。

 

│第三集│

大勝和小艾坐在校園的操場上吃飯,大勝向小艾表白了,小艾提議先要讓齊大勝去家裡見見自己的父母,李三妹來到了于果工作的修車廠向于果索要騎壞自己摩托車的經濟賠償,于果卻耍賴不肯認賬,氣急敗壞的三妹找到了于果的領導,本以為事情可以得到解決卻發現領導向著于果說話,于果最後向三妹提出了一個解決方案,但是于果卻要求三妹先行墊付維修費用,李三妹甩頭準備離開,可是這個時候李三妹的電話卻響了起來,電話裡告知李三妹孫叔叔去世了,電話那邊的人想讓李三妹幫忙看看能不能聯繫到墓地,正在李三妹束手無策之際于果跳了出來,他告訴李三妹他有辦法可以聯繫到墓地。在泰勒的辦公室裡,泰勒會見了自己新的私人助理——米露,會面結束後泰勒為感謝三妹約李三妹吃飯,到了晚上三妹來到了一家豪華餐廳,她好奇的看著餐廳的環境等待著泰勒的到來,可是泰勒卻因為工作上的事情忘記了與三妹的約會,在米露的提醒下泰勒趕緊去往了餐廳,兩人互生好感。于果父親于建國因為自己在療養院的費用沒有及時交上而打電話到于果家裡,在一連串的誤會後得知自己有了孫子的于建國欣喜不已約定第二天一家三口在一起吃飯但這卻讓本來就煩躁的于果不知如何是好。第二天在飯店裡于建國因為不滿鄰桌客人對服務員的惡劣態度而為服務員打抱不 平,爭吵中于果被人用酒瓶砸到了腦袋。在墓地,三妹的母親跟齊大勝提出了想要賣掉父親盤下的大巴車的請求,齊大勝一口答應了下來,這邊和父親爭吵著的于果認定父親是多管閒事,于果這個時候接到了齊大勝打來的電話兩個人約定在二手車市場碰頭。二手車市場門口于果幫三妹開來的大巴車檢查著車況,卻無意間發現了李三妹一家四口的合照,于果和李三妹因為車的售價問題產生了爭執,經過了李三妹在二手車市場一番詢問過後三妹坐在大巴車上想起了父親和自己在這輛大巴車上的幸福回憶,三妹最終決定把這輛大巴車留下自己搞旅行社。而齊大勝則和小艾來到了小艾父母的家裡。

 

│第四集│

在經過了父母見面會後,小艾的父母對大勝的出身和職業並不滿意,當小艾把這件事情告訴了齊大勝的時候大勝變得沮喪了起來。在于果的家裡,于果、姍姍和夏天坐在家裡的沙發上看著電視,電視信號突然出了問題,于果讓夏天在門外用木棍支著戶外的信號雷達接收器,第二天于果發現夏天的後背被蚊子咬滿了紅包,脖子也歪掉了,這個時候于建國突然來到了家裡,于果騙于建國夏天的脖子是因為睡覺落枕才變歪的。在修車廠大飛跟于果談起了夏天的伙食費要和大家一樣,並要求夏天的生活必須自理,于果忍怒同意並寫下了保證書。李三妹來到了旅遊公司辦理旅遊包車的手續,但是辦理手續的工作人員卻告訴李三妹大巴車上必須是一車一司機一導遊,李三妹犯了難,在三妹出門的時候突然遇到了齊大勝,李三妹在聊天中得知齊大勝是來領取導遊證的,三妹腦子裡閃過了一個主意,她在飯店旁敲側擊的說著自己的事情讓齊大勝頓生相見恨晚之感,齊大勝決定入夥。于果回到家裡為夏天抹藥,並告知夏天在自己不在的時候他必須在屋裡帶著並自己解決吃飯問題。李三妹和齊大勝的導遊工作正式開始了,剛開始就異常順利的工作讓兩個人喜上顏開,而夏天卻在家裡抱怨著于果做的伙食太過單一,夏天耍氣不肯吃,于果氣急敗壞的扭頭出門。本以為一切進行順利的齊大勝和李三妹不小心開車撞到了一位老人,在李三妹向老人賠禮道歉時,一車旅客卻抱怨著時間花在了車裡鬧著要下車投訴,齊大勝情急之下為一車旅客唱起了世上只有媽媽好安撫了車上的旅客們,而剛剛勸完摔倒老人的李三妹突然接到了泰勒訴說想念之情的電話,一日遊最後終於圓滿結束了,李三妹在和齊大勝握手慶賀首戰告捷後前往了與泰勒約好的餐廳。看著功能表上標著高昂價格,李三妹決定帶泰勒回家吃頓家常菜,李三妹的家裡,三妹的母親把菜端到了桌子上幾個人聊起了天,吃完飯後李三妹送泰勒出門,在門口泰勒告訴三妹這是他第一次去女孩兒的家裡。回到家後的三妹面臨了母親的審問,母親直言告訴三妹泰勒不適合她便走了出去。齊大勝和三妹滿懷希望的看著自己的結算工資卻在一瞬間傻了眼,面對著旅遊公司的巨額抽成,齊大勝決定和李三妹單獨經營旅行社,並當機立斷的撥通電話準備幫李三妹辭職,而李三妹卻說自己要再考慮一下。晚上齊大勝和李三妹約小艾和于果在飯店吃飯,齊大勝和李三妹遞上了他們自己剛剛印好的名片,並正式宣佈兩個人要合夥開旅行社,但是齊大勝說必須要取得女朋友小艾的同意,吃完飯後李三妹和齊大勝爭執著誰來買單的事情,而小艾則在門外跟于果說她覺得事情不太靠譜,于果看出來小艾是在懷疑齊大勝和李三妹的關係,小艾不置可否。出了飯店後齊大勝和小艾一同離開,而李三妹則提出要騎摩托車送于果去地鐵站。

 

│第五集│

李三妹帶著于果在北京的街道上上演著生死極速電影的真人版,好不容易到了地鐵站于果和李三妹之間的間隙也變小了,兩個人相互告別,而在齊大勝的麵包車上,小艾對大勝的瘋狂想法十分滿意大勝對此感到受寵若驚,齊大勝和小艾回憶起了當初兩個人第一次見面時的場景,幸福的味道從兩個人的臉上流露了出來。姍姍的飛機已經抵達了北京,于果焦急的在出口處等著而姍姍卻已經被閨蜜薛莉拉上了豪華汽車準備去往一個酒局,于果得知了這個消息後告訴姍姍打車回家太貴他就在機場等她來接,李三妹回到家裡正趕上母親和幾個好姐妹在進行詩歌朗誦會,李三妹跟母親說了要辭職的事情,但是忙著以文會友的母親卻對李三妹的想法不予理會並和姐妹幾人高興的唱起了歌曲,李三妹伴隨著屋裡的歌聲回到了她自己的房間。酒吧裡年輕女郎正在吧池裡熱舞,維尼哥開始灌姍姍喝酒並開始對姍姍動手動腳,而在機場的于果一直撥打著姍姍的電話卻久久得不到接通。好不容易電話接通了卻發現接電話的是薛莉,薛莉告訴于果姍姍現在不方便接聽電話,而且處境很危險,于果掛掉電話後趕去了姍姍所在的酒吧,與此同時因為和爺爺于建國打電話,夏天忘記了關掉浴室的水龍頭,水慢慢的從浴室裡溢了出來。在酒吧,當于果趕到的時候姍姍已經喝多了,于果要帶姍姍離開時卻遭到了維尼哥的威脅,于果不得已留了下來,維尼哥提出要和于果拼酒,喝多後的兩個人最後竟然抱在一起玩了起來,酒醉的于果被姍姍帶回了自己的家裡。這個時候修車廠的地下休息室卻下起了“雨”,氣急之下的大飛打電話告訴于果如果他現在不回來第二天就讓他捲舖蓋走人,姍姍看著酒醉不醒的于果她一個人開車去了大飛修車鋪,大飛跟姍姍說讓她帶著夏天走人,姍姍拿出了自己銀行卡作為賠償交給了大飛並答應大飛獨立清理修車廠擺平了這起事端,剛剛收拾完修車廠的姍姍和夏天躺在屋裡的床上,姍姍訴說著自己對于果的喜愛卻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夏天已經睡著了。三妹大勝分別辭去各自工作籌備旅行社,旅行社正式成立了。大飛跟酒醒後的于果提出夏天必須離開,于果和大飛攤牌弄得大飛無話可說。小艾陪著齊大勝進行著新公司的選址,而三妹則不堪母親的壓力被迫進行相親,不料在餐館碰到泰勒並被泰勒成功從無聊的相親中解救了出來。

 

│第六集│

夏天馬上就要上學了,但是夏天的髮型不符合學校的規定于果決定親自替夏天理髮,正要開始理髮的時候于建國突然來到了家裡,姍姍當著于建國的面鼓起勇氣向于果求婚,于果傻眼呆愣的看著姍姍,而于建國則嚇得剪壞了夏天的頭髮。于果送夏天去小艾所在的學校讀書,離開學校後的于果趕到了薛莉和姍姍所在餐廳,姍姍替于果省錢的行為令薛莉大吃一驚,薛莉暗示于果娶姍姍,可是于果卻沒有理會到。夏天來到了新的班級,但是第一天夏天就遭到了同班同學的欺負,上課積極發言的夏天卻遭到了班級裡幾個壞孩子的反感。姍姍在珠寶店裡選購著結婚用的鑽戒,但是當于果看到價錢後卻要帶著姍姍離開,這個時候于果才知道姍姍的表白並不僅僅只是說說而已。夏天被壞孩子們推到了泥潭裡,小艾給于果打電話可是于果正在電影院裡陪著姍姍看電影便沒有接聽,無奈之下小艾只能打電話給齊大勝,齊大勝和李三妹接著夏天和小艾一起去火鍋店吃飯並安慰夏天,夏天把于果在家的行為說了出來引起了大家的打倒于果的正面情緒,在李三妹的訓斥下夏天和姍姍匆匆趕到了火鍋店,幾個人在飯桌上批判著于果的惡劣行徑,最後只留下了于果、姍姍和夏天三個人。回到家後的于果要求夏天清洗自己的衣服,夏天哭了起來。小艾決定和大勝同居了,但是小艾的前提條件卻是兩個人同居卻不能同房,齊大勝耐下心子哄著小艾卻連同居的機會都失去了。這個時候在于果的家裡,于果正給夏天洗著髒亂的外套,但是他卻不知道姍姍和薛莉正在另一個地方討論著他,薛莉讓姍姍小心于果欺騙她,但是姍姍卻一如既往的選擇相信于果。齊大勝糾結的無法入眠,他來到修車店找于果談心尋求安慰,可是于果想到自己的愛情也和齊大勝一起神傷了起來。于果計算著夏天的學費,他發現自己錢途末路,正在于果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于果想到了泰勒,他決定借夏天的嘴向泰勒尋求幫助,泰勒幫助分擔了夏天的學雜生活費,而三妹在一個陽光明媚的早晨來到了一個婚禮的現場,邀請她的正是泰勒。

 

│第七集│

周雲清去英語補習班遇見報社編輯席慕雲,席慕雲邀請周雲清去樓下咖啡館聊聊天,在聊天的過程中周雲清自覺再度陷入愛河。而李三妹在婚禮上則被舉行婚禮的麥克認定為泰勒的女友,在一陣歡樂度過後泰勒提出要送李三妹回家,李三妹跨上了自己的摩托車然後遞給了泰勒一頂頭盔,泰勒坐上了李三妹的摩托車雙手抱住了李三妹的腰,兩個人在北京都市的街道上騎了很久,泰勒和李三妹到了李三妹家門口的時候卻碰到了剛剛打開家門的周雲清,原來周雲清聽到了兩個人在門口的交談她不同意自己女兒與泰勒交往,所以周雲清開始用各種方法來阻攔李三妹和泰勒在一起。送走了泰勒的李三妹最後在周雲清的話語下妥協了。三勝旅行社正式開業運營,李三妹和齊大勝站在門口等著齊大勝叫來的幫手,結果薛莉和姍姍挎著手從不遠處走了過來。夏天所在的學校下課了,可是他卻沒有看到于果的身影反而看到的是于建國。在泰勒公司樓下的大廳,周雲清假借自己女兒的名字約見泰勒,原來周雲清是來給泰勒介紹女朋友相親的。這個時候于建國和夏天一老一少兩個人坐在飯桌上直愣愣的看著夏天的作文題目《我的xxx》。旅行社裡李三妹和齊大勝正認真的收拾著辦公室,而薛莉和姍姍卻坐在沙發上拿著手機自拍著。在姍姍和薛麗的“幫助”下三妹和齊大勝終於完成了旅行社的裝修,幾個人決定去唱歌慶祝,幾個人叫來了于果,在大勝和于果幾個人唱歌慶祝的時候卻忘接了小艾電話,小艾給于果打電話問大勝的資訊,這個時候于果已經接夏天回家了,于果騙小艾他們在談工作,掛掉電話後的小艾給三妹發了一條短信詢問他們在哪,三妹說出了他們在KTV唱歌,小艾決定報復一下于果便告訴于果明天要開一個家長與孩子的交流會。小艾請于果朗誦自己孩子寫的《我的爸爸》令于果出盡洋相。散會後疑惑不解的于果跟齊大勝抱怨小艾今日的所作所為令齊大勝知曉了小艾生氣的原因。

 

│第八集│

因為《我的爸爸》的作文,夏天的同班同學毛多多說夏天只會吹牛導致夏天和毛多多打了起來。于果在服裝店試著姍姍買給自己的名牌衣服只說不合適自己,在于果整裝待發準備去見姍姍父母的時候卻得知夏天在學校和同學打架。于果到了學校看見夏天鼻青臉腫的模樣不禁生起起來,于果前去和對方家長理論最後在打了對方家長一拳之後遭到了對方家長的重拳毆打敗下陣來,姍姍在醫院看到了西裝被撕爛,臉部也被揍的鼻青臉腫的于果不禁歎起氣來。受了傷的于果認為自己現在的形象不適合去見姍姍的父母,這個時候夏天卻把對方家長賠償的錢扔出了窗外,姍姍說了夏天母親的壞話引起了姍姍和于果的爭吵。于果質問夏天為什麼要扔掉錢,夏天卻說于果是自己心裡的超級英雄,于果大聲的對夏天說那是他媽媽騙他的謊言。回到家後的于果決定拋棄夏天,他把夏天鎖在倉庫裡不讓他出來就在此時親子鑒定報告結果出來了,結果證明夏天是于果的親生兒子,回到家後的于果從倉庫裡抱出了已經睡著了的夏天輕輕的把他放在床上安靜的看著他。周雲清跟三妹抱怨著泰勒的不識抬舉,並告訴三妹在她這裡這段感情不可能,三妹這個時候卻接到了泰勒的表白電話。周雲清和席慕雲開始了頻繁的約會,周雲清徹底迷戀上了席慕雲。于果對夏天的態度一反平常讓夏天覺得很幸福,這個時候于建國又開始催促于果讓他交齊養老院的費用。于果送夏天上學,在上學的路上夏天和于果說了很多關於泰勒的話,于果心底某一處神經被觸動了一下。三妹和齊大勝的旅行社正式營業了,但是在旅遊的途中破舊的巴士車終於不爭氣的壞了,齊大勝給于果打電話要他過來修車。在一家西餐廳裡,爺爺于建國正帶著他的小孫子在餐廳裡吃著義大利面。原來今天是于建國的生日,于建國拿出了一張銀行卡讓他轉交給于果。

 

│第九集│

在等待于果的時候齊大勝告訴李三妹讓她跟于果多說些好話,于果提出了建議,他讓齊大勝聯繫一輛車將旅客先行送走,齊大勝和李三妹不停的向客人們道著歉,齊大勝帶著旅客先走了留下了孤男寡女的二個人守著壞了的大巴車,泰勒這個時候打電話給李三妹約她見面,李三妹告訴泰勒她和于果在馬路上守著大巴車,泰勒聽聞後也驅車前來。天色已經黑了,兩個人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了,于果跟李三妹開著玩笑最後決定打牌消磨時間,這個時候一輛豪華汽車停在了大巴車前面,泰勒從車上走了下來,泰勒把李三妹請到自己的汽車裡吃飯,他則來到了大巴車上和于果談起了夏天的撫養權。泰勒拿出了之前于果曾經簽下的合同卻沒想到于果把有自己簽名的部分吃了下去,泰勒給了于果一筆夏天的扶養費並且承諾于果若轉讓夏天監護權泰勒可以支付給于果一份更加可觀的費用,修車用的皮帶終於來了,于果在泰勒和李三妹的幫助下修好了大巴車。泰勒讓于果坐他的豪華汽車回家,而泰勒則和李三妹坐在大巴車裡高興的唱著歌向市區駛去。這一邊,小艾決定同齊大勝同居,在沒有得到自己父母同意的情況下小艾讓齊大勝到家裡幫自己搬東西,齊大勝懷著一顆的心走進了小艾的家。小艾的家裡小艾媽囑咐著小艾,小艾的爸跟齊大勝聊著小艾的事情讓大勝照顧好自己的女兒,臨出門前,小艾家一家三口抱在一起哭的泣不成聲,齊大勝無奈的在旁邊看著。在于果家裡夏天遞給了于果一張銀行卡,並告訴他這是于建國給他的,于果問夏天有什麼想要的,夏天領著于果來到了倉庫,夏天問著車身骨架是誰做的,于果說這個還缺一個車載電腦。齊大勝家裡,齊大勝準備好了紅酒可是卻突然發現小艾一個人哭了起來,小艾說她想家了,小艾給家裡打了一個電話,齊大勝聽到小艾媽淩晨要為小艾送牛奶過來的時候精神幾乎崩潰了,齊大勝突然覺得疲憊萬分。

 

│第十集│

于果正在地下室教夏天打檯球,這個時候于果接到了姍姍的電話,心情大好的于果說請姍姍吃飯,三個人坐在Pizza店裡吃著Pizza,在于果的談笑之間全是關於夏天的事情,姍姍告訴于果她可能要去法國培訓,于果大力支持,可是姍姍卻說想要嫁給于果成為一名全職主婦,于果說完對姍姍想法的看法後就被夏天叫走了,再一回頭卻發現姍姍已經離開了。三妹和泰勒吃飯偶遇周雲清和席慕雲,李三妹認為席慕雲是個浮誇不靠譜的男人,她對兩個人的交往提出反對卻被泰勒勸住,泰勒希望李三妹給周雲清發展自由戀愛的一個機會。因為前一天晚上的疲憊,齊大勝遲到了,李三妹詢問著齊大勝戰爭成果如何,齊大勝不禁跟三妹抱怨起了自己牧羊犬的處境,三勝旅行社業務慘澹,齊大勝請來于果為他們旅行社的網站提出規劃性的建議,于果提出給他們旅行公司找一個代言人,李三妹接到了于果的電話說網頁已經修改完成,結果李三妹發現自己的照片被放在了主頁上。李三妹打電話訓斥這于果無恥的行為,泰勒在得知旅行團生意慘澹的這個事情之後自費拉團給予幫助卻不讓李三妹知道是自己幫助了他。而這邊在學校夏天開始給同學寫作業來掙錢,他想為自己的爸爸買一台車載電腦,而曾經和夏天有過矛盾的毛多多想讓夏天幫他寫作文卻被夏天拒絕了。于果前往了泰勒的公司,泰勒拿出了轉讓協議的法律檔,聽著米露閱讀著檔裡的詳細事項于果卻制止了米露,他跟泰勒說希望再考慮考慮,在泰勒的勸說下,于果最後還是簽下了這份協議。齊大勝回到家裡面臨著小艾的溫柔對待在覺得心裡發毛的同時也感到極為的幸福,與小艾同居的大勝一早起來誤以為廚房裡是小艾,他走到廚房前卻發現在他家廚房的是小艾的媽。夏天約自己的舅舅見面,他跟于果說自己要去吳冰冰家去玩遊戲機,夏天在和泰勒吃飯的時候他向泰勒要錢準備給于果買一部車載電腦。

 

│第十一集│

于果在遊戲店裡為夏天挑選著遊戲機,最後于果買了一個二手的遊戲機,可是回到家後于果卻發現夏天在家正玩兒著一個新的遊戲機,夏天告訴于果這個遊戲機是舅舅送的,氣急下的于果拿著剛買的二手遊戲機回去退貨,于果回家後發現夏天已經睡著了,而桌上放著夏天為于果熱好的飯菜和一封道歉信。大勝的過期導遊證被旅行團的旅客發現,而且被張貼到了網站上,齊大勝跟李三妹說要去找于果想辦法,于果來到齊大勝和李三妹的旅行公司為兩個人出謀劃策。剛剛送完夏天去上學的于果接到了姍姍打來的電話,姍姍告訴于果她現在在法國,于果忘記了之前姍姍跟她說過去法國的事情這讓姍姍覺得很生氣,姍姍覺得現在的于果除了夏天誰也不關心了。學校裡要舉行足球比賽,夏天說要在球場上擊敗毛多多,可是吳冰冰卻告訴夏天比賽的人手不夠。在李三妹的公司于果說後背癢癢,李三妹幫于果用手撓後背卻被來看李三妹的泰勒撞個正著。夏天學校組織父子各踢半場的親子足球賽,夏天希望于果可以訓練他踢足球,得知曾經把他打傷的毛多多的父親也參加,于果決定復仇,在訓練夏天踢球的過程中由於于果說話太過惡劣氣跑了夏天。而這邊齊大勝和岳母的戰爭還沒有結束,他和小艾抱怨著二人世界被小艾媽媽破壞掉了,小艾卻認為自己的媽媽忙來忙去齊大勝卻不領情。齊大勝的導遊證被批了下來,他高興得向李三妹炫耀著,李三妹卻因為公司生意沒有起色而高興不起來。李三妹的弟弟參加了一個設計比賽,李四弟對服裝設計的侃侃而談獲得了評委的喜愛。于建國帶著夏天進行足球訓練卻沒想到一不小心讓夏天摔掉了一顆牙齒,于果看著夏天磕掉的牙跟于建國發起了脾氣,氣憤的于果道出了關於妹妹于實的事情,于果把夏天摔掉了的牙齒狠狠的放在了于建國的手上。周雲清和席慕雲在茶館約會,席慕雲跟周雲清說她的詩發表了,席慕雲把稿費交到了周雲清的手上,在兩個人的交談中周雲清得知席慕雲想要發行詩選,她主動的給了席慕雲五萬塊錢作為入夥的費用。回到家後的周雲清和李三妹聊起了愛情的感覺,這個時候李三妹的弟弟沖進屋裡告訴家人自己通過了服裝大賽的海選。于建國在家裡把夏天的牙齒放在了一個信封裡,他打開了一個小盒子,小盒子裡放著屬於于果和于實的兩個小小的信封。雨果在家裡告誡著夏天讓他不要在于建國面前提到于實。于果帶著夏天去專賣店買鞋,他為夏天買了一雙很貴的鞋而自己則在天橋上買了另一雙價格便宜的球鞋,夏天和于果又產生了爭吵,于果說夏天虛榮,一氣之下的夏天把鞋拿回了專賣店把鞋退掉了。

 

│第十二集│

足球比賽開始前,于果驚訝的看著自己的隊友,五個孩子裡只有兩個大人這讓于果無奈的歎了口氣,無奈下的于果只好找來了修車廠的同事作為隊友,于果當起了教練的角色指導孩子們踢球。泰勒想去看看李三妹,可是他卻發現旅行社的大門上了鎖,他又來到了李三妹的家裡,李三妹的弟弟告知泰勒李三妹去看夏天的足球比賽了。比賽正式開始了,一開始就因為實力問題,夏天隊伍半場大比分落後,這個時候李三弟帶著泰勒已經趕到了夏天學校的足球場,上半場夏天所在的隊伍輸掉了比賽,于果等人決定下半場反撲,正在于果準備大幹一場的時候卻發現對方家長請來了國家隊的前國腳高峰,于果和隊友只好硬著頭皮上場,隨著比賽的進行于果隊伍的比分越落越多,齊大勝體力不支下場休息,泰勒自告奮勇的參加比賽,泰勒的上場逆轉了比賽的局勢,他跟于果配合的天衣無縫最後贏得了比賽的勝利。比賽結束後泰勒送李三妹回家,在家門口泰勒向李三妹表白,李三妹不好意思的跑回了家。在家裡,李三弟管李三妹要齊大勝的電話號碼,並聲稱對齊大勝一見鍾情。周雲清給席慕雲打電話卻遲遲得不到接通,周雲清決定去席慕雲所說的工作單位找他,等到了雜誌社的時候周雲清從門衛口中得知席慕雲這個人在08年已經去世了才發現自己被人騙了。齊大勝在家裡接受著小艾的質問,小艾懷疑李三弟性取向不正常並讓齊大勝以後不許接近他。于果帶著夏天遊玩,在晚上快要回家的時候夏天突然看見了姍姍,在姍姍的旁邊還有一個外國人。于果拿出了手機撥通了姍姍的電話,明明站在對面的姍姍依然說自己在法國出差,掛掉電話後的姍姍突然發現于果就站在她面前。在經過一番爭執後于果和外國人打了起來。李三弟給李三妹拿了一套面膜希望知道齊大勝的電話號碼,這個時候泰勒的電話打了過來,泰勒約李三妹去郊區的別墅一起度過週末。齊大勝生病了,小艾陪著他在醫院輸液,正輸著液齊大勝接到了于果的電話讓他幫忙接下夏天,小艾幫他去接夏天,小艾剛走李三弟的電話就打了過來,聽到齊大勝生病了李三弟決定去醫院看看齊大勝,小艾和李三妹從派出所接回了夏天後小艾就趕回了醫院,到了醫院後小艾發現李三弟坐在齊大勝旁邊親密的聊著天,李三弟走後,小艾和齊大勝又因為李三弟的問題吵了起來。

 

│第十三集│

于果在看守所,李三妹帶著夏天回到了自己家,這個時候的周雲清滿腦子想的都是消失了的席慕雲,李三妹看出周雲清心裡有事便讓夏天先回屋休息,當李三妹問起周雲清的事時周雲清沒有告訴李三妹真相。泰勒來接李三妹去玩,李三妹告訴泰勒因為于果有事所以夏天暫住在她家,泰勒決定帶著夏天和三妹一起去長城遊玩。于建國知道于果在派出所便來到了派出所訓斥于果,于果和于建國爭執了起來,氣的于建國摔門走出了派出所。同時在看守所的于果正吃著餅乾,員警走進屋裡告訴于果他簽完字就可以出去了,出門後于果才發現原來是姍姍保釋的他,這邊在山裡遊玩的夏天突然變得失落了起來,原來夏天覺得于果剛剛失戀而自己卻玩的這麼開心夏天覺得自己特別對不起于果。姍姍向于果道著歉希望兩個人可以和好,但是于果卻執意要和姍姍分手。李三妹和夏天跟著泰勒來到了泰勒在郊區的別墅,夏天進了別墅後想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給于果打電話,而于果卻沒有接電話。在樓下的李三妹聽到泰勒的秘書告訴泰勒預定的車載電腦到了,李三妹和泰勒談起了夏天和于果,兩個人的關係越來越近了。于果來到李三妹家接夏天,周雲清告訴于果夏天被李三妹帶到郊區去玩兒了,失落至極的于果獨自坐在街邊喝著啤酒,而夏天在別墅裡擔心著于果的安全,酒醉後的于果回到了車場,他看著自己做的汽車,想起了他想開著這輛車娶姍姍的畫面,傷心下的于果親手砸了心愛的車,倒在地上的于果看著手機的未接來電回撥了過去,夏天問著于果的現狀,可是酒醉後的于果卻說自己不是夏天的爸爸並掛掉了電話。三妹和泰勒的感情穩步發展,可夏天的心思卻一直在于果的身上,泰勒和夏天談著心,最後終於把夏天哄睡著了,第二天起床了,夏天打來的電話吵醒睡在地上的于果,于果摁掉了電話並告訴剛剛進門的大飛他要賣掉自己造的那輛車。在別墅的夏天著急要回家見于果,三妹泰勒無奈只能返途。

 

│第十四集│

于果去三妹家接夏天卻聽到周雲清弱弱的回了一句不在,透過門縫于果看到周雲清暈倒在了地上,于果連忙翻進了李三妹家,他撥打了120然後焦急的背著周雲清到了救護車所在的地方,在于果送周雲清去醫院的途中周雲清向于果透露出了自己被騙的遭遇,于果打電話給李三妹告訴三妹周雲清住院了,泰勒急忙帶著三妹趕去了醫院。泰勒看到夏天變得越來越油了他更確定要取得夏天撫養權的決心。于果好心告知三妹周雲清和席慕雲的事情卻遭到李三妹和泰勒的埋怨,于果帶著夏天離開了醫院。在醫院裡李三妹哄著周雲清,並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了泰勒,泰勒想讓李三妹通過法律途徑解決,但是李三妹卻說要再想一想。夏天回車場發現于果把車砸了當廢鐵賣很氣憤,他坐在拆掉的車前蓋上不讓于果賣車,氣急之下的于果打了夏天,並把夏天拽回了臥室,夏天傷心欲絕。這邊剛剛調完課的小艾想跟齊大勝約會,可是齊大勝卻告訴小艾他這邊正忙著沒時間,李三妹讓齊大勝發個微博加上他的照片,齊大勝掛掉電話後繼續和李三弟聊了起來。李三妹來到了一家咖啡廳逮到了自稱為席慕雲的騙子,但是這個騙子卻說自己不是席慕雲,回家後的李三妹把事情的真相告訴了周雲清,周雲清卻死活不相信李三妹的話,周雲清執意要去找席慕雲問個清楚,李三妹制止了周雲清。小艾根據微博下麵顯示的位址找到了齊大勝所在的地點,卻意外看見齊大勝正在和李三弟吃飯聊天,小艾進屋和李三弟因為齊大勝爭風吃醋起來,兩個人把齊大勝夾在中間讓齊大勝尷尬不已。李三妹跟泰勒商量著對策,泰勒說自己願意為周雲清打這場官司,泰勒告訴李三妹自己接下的案子從來沒輸過。李三妹去跟周雲清談,而周雲清卻對李三妹的建議置若罔聞。齊大勝跟李三妹談起了李三弟的問題,齊大勝希望李三弟不要再繼續糾纏自己,李三妹決定跟自己的弟弟好好聊著。夏天這邊還生著于果的氣,趁著于果躺在沙發上睡著了的時候,夏天帶著蠟燭去祭奠被賣掉的汽車,也是祭奠著于果曾經的夢想,于果聽到有人敲門,原來是泰勒的秘書米露,米露遞給了于果一台車載電腦,並告訴于果這是夏天給他的意外驚喜,于果收到了夏天的車載電腦終於明白夏天白天為什麼那麼生氣,他看著車載電腦非常的內疚。他在倉庫找到了夏天兩個人重歸於好。第二天起床夏天的手破了,而家裡恰巧沒有了創可貼,他去藥店正好發現周雲清買了大量的安眠藥,他驚覺不對便跟了出去,他答應周運清幫她解決這個事情討回公道,于果帶著齊大勝裝成黑社會的樣子準備威脅恐嚇席慕雲,而跟席慕雲在一起的女人害怕的悄悄打電話報了警。

 

│第十五集│

泰勒和李三妹正商量著對策,李三妹取了自己的五萬塊錢交給了周雲清,李三妹突然卻接到了于果再次被拘留了的消息,于果在拘留所被員警告知其實席慕雲這個騙子派出所早就盯上他了就是苦於沒有證據。在修車廠,姍姍帶著新交的外國男友來拿回自己放在于果這裡的東西,在修車廠同事的威逼下珊珊和她的外國男友落荒而逃。在派出所的于果被員警叫了出去,原來是周雲清和李三妹來保釋他,周雲清毅然決定出面作證舉報席慕雲,席慕雲被員警拘留了。姍姍去修車場把于果放在她家裡的東西拿了過來,姍姍無心的告知夏天讓夏天對于果好一些,姍姍告訴夏天于果現在發生的一切事情都是因為夏天的突然到來而造成的。周雲清為了感謝于果準備請于果來家裡吃飯,于果回到修車廠準備接上夏天一塊兒去周雲清家吃飯。周雲清聽到了家裡的開門聲以為是于果來了,開門後發現站在門外的是泰勒,為了避免尷尬周雲清請泰勒進了屋子。這邊等著于果的周雲清給于果又打了一個電話,于果正找著離家出走的夏天,接到電話後他騙李三妹說夏天不舒服,聽到李三妹說夏天不舒服泰勒連忙趕去了修車廠。于果挨家挨戶的敲著門找著離家出走的夏天,找尋了一天后沒有找到夏天的于果回到了修車廠卻正好看到泰勒和李三妹在修車廠,泰勒和于果因為夏天的事情吵了起來。這個時候剛剛結束了工作的小艾準備離開,湊巧看見了躲在體育室裡的夏天,在小艾的幫助下眾人在學校找到了離家出走的夏天,于果狠狠的打了夏天,李三妹勸說夏天跟于果回家,可是夏天卻不願意回去,于果在生氣的情況下轉身離開,在李三妹的安撫下夏天跟李三妹回到了李三妹的家裡。周雲清對于果的兒子有著莫名的好感,她承擔下了照顧夏天的責任,李三妹哄著夏天,夏天卻勸說李三妹嫁給自己的舅舅泰勒為的是可以留在中國和于果生活在一起,于果收拾著夏天的物品並把這些物品交給了泰勒,泰勒分析出了夏天離家出走的原因這讓于果感到很內疚。于建國來接夏天卻以外碰見也來接夏天的周雲清,于建國跟于果因為這件事情再次的發生了爭執卻導致于建國的心臟病突然犯了,于果焦急的給于建國找藥,吃下藥後的于建國讓于果接回夏天。于果不知如何是好便找來齊大勝訴苦,于果為了彌補兩人的感情,于果自己做披薩準備討好夏天。而李三弟再次求齊大勝給他做模特,在李三弟的強烈要求下齊大勝最後同意幫李三弟這個忙,但是齊大勝要先跟李三弟約法三章。

 

│第十六集│

李三弟和齊大勝的拍攝突然出現了問題,齊大勝同意幫李三弟找到一台單反相機。周雲清領著夏天到廚房觀看于果做披薩的過程,夏天終於開心的笑了起來。父子倆在庭院裡面開心的玩兒了起來。齊大勝回家翻找相機卻被小艾發現,齊大勝跟小艾說是旅行社需要用相機他回家來取。于果的披薩做好了,正好泰勒和李三妹回到了家裡,于果請他們品嘗自己做的披薩大餐,于果把孩子留在了李三妹家便回家了,回到賓館的泰勒把于果打包好的披薩交給了門衛讓他扔掉。而另一邊小艾在外面買了粥準備送去旅行社給大勝喝,但是到了旅行社後小艾卻發現旅行社的大門已經鎖上了。齊大勝回到了家裡,他把相機放在桌子上便去廁所洗臉,他沒想到的是小艾不但翻看了相機而且還聽起了齊大勝手機裡的語音資訊,小艾一氣之下離家出走卻不小心扭傷了腳踝,齊大勝背著小艾去了醫院。三妹對此事大為光火,她怒斥李三弟,于果在家裡看著以前自己和姍姍一起拍的視頻,而泰勒則在家裡看著自己手機裡的照片,泰勒無意間翻到了自己和于果媽媽的照片,他想起了許多以前的事情苦澀的笑了一下。齊大勝正伺候著腳扭傷的小艾,李三弟突然造訪,他還帶來了一個中醫治骨的高手,最後李三弟告訴兩個人這個高手是自己的女朋友,李三弟跟小艾澄清了自己的取向問題並告訴小艾之前的事情都是氣小艾的,最後四個人皆大歡喜。于果在網上看著蛋糕,大飛給于果借來了一個烤箱,原來于果準備親手做一個生日蛋糕,在于果忙活之時接到了三妹的電話,三妹告訴他她家著火了,于果趕到了周雲清家正好遇到了泰勒,兩個人到了周雲清家發現家全部燒毀了,泰勒教訓起了夏天卻遭到于果的庇護,原來今天是夏天媽媽的生日。夏天提出想和舅舅他們一起住在賓館,最終夏天和三妹一家去了泰勒所住的賓館。

 

│第十七集│

李三弟送給了小艾和齊大勝一套情侶服,兩個人開心的在家裡拍著照片,小艾讓齊大勝給李三弟打電話道謝,這個時候看著衣服全部在火災中燒毀了的李三地有一搭沒一搭的應付著齊大勝的問話。于果給夏天打電話哄著夏天,兩個人約定明天重新給夏天的媽媽好好的過一次生日,李三妹表面訓斥著夏天其實是想讓夏天知道于果又多麼的在意他。于果來到夏天所在的酒店想給他一個意外驚喜,可是酒店前臺卻執意要于果打電話給入住人才能告知他房間號碼,他打電話給泰勒卻被泰勒摁掉了電話,情急之下他在酒店大堂含著夏天的名字結果被保安架了出去,于果用鏡子鏡子反射陽光照著一個又一個屋子,看到鏡子反射的光點于果找到了夏天。于果和夏天來到公園吃起了蛋糕給夏天的媽媽過起了生日,兩個人聊起了關於于果媽媽的事情,于果打電話給泰勒希望可以接夏天回來住,但是泰勒卻告知于果由於夏天簽證要到期所以要辦延期手續,最近只能在賓館再住幾天。周雲清一家人在家裡收拾著東西,為了避免讓周雲清擔心李三弟跟周雲清說那些衣服不過是身外之物。泰勒回到賓館後發現李三妹和夏天玩兒的正開心,泰勒看到了夏天自己收拾好的行李不免有些不開心,在得知了于果要參加夏天的家長會泰勒百般阻撓,李三妹回到家裡發現李三弟躲在被窩裡哭,李三妹安慰著李三弟。另一邊的齊大勝對於李三弟的遭遇還蒙在鼓裡,他正跟李三妹說著李三地的事情他同意幫李三妹安慰一下三弟。于建國找到在修車廠的于果,他告訴于果說于實病情危機于果和于建國兩個人連忙趕往醫院,因而于果錯過了夏天的家長會。面對沒有信守承諾的于果,夏天突然覺得極為的失落,舅舅泰勒告知了夏天關於于果拋棄媽媽的話語,父子感情再生隔閡。齊大勝來到了被燒毀了的周雲清的家,他幫李三弟收拾著被燒了的衣服並告訴李三地他會大力的支持他。泰勒決定趁此機會不辦延期居住帶夏天回美國。

 

│第十八集│

于果給夏天買衣服卻被泰勒告知他馬上就要帶夏天回美國了,于果不能見兒子感到很著急,最後于果給李三妹打電話希望李三妹把衣服代交給夏天,李三妹同意了。李三妹把衣服交給了夏天,可是夏天對此卻置之不理,夏天童言無忌說出了泰勒告訴他的那些話,三妹深表同情並指責泰勒不該說阻礙父子關係的話語。三弟重新設計了衣服,他找來了齊大勝,三個有著缺陷美的人擺著造型配合著齊大勝照相。泰勒有事情要出門,泰勒把夏天交給三妹看管,三妹決定幫于果和夏天製造和好的機會不料泰勒折返了回來並帶著李三妹和夏天去了遊樂場,趕到賓館後的于果被周雲請告知夏天去了遊樂場,于果決定去遊樂場找夏天。到了遊樂場後的于果沒有找到夏天,這個時候李三妹的電話打了進來,原來夏天在摩天輪上看到了在底下的于果,于果遠遠的看著做在摩天輪上的兒子他哭著跟他揮手。三弟重新設計好了參賽作品振作了起來,李三弟的作品受到了評委的一致好評這使得李三弟初賽晉級,于果他們聚在一起給李三弟提供靈感資源,李三弟準備在決賽用親子裝參加比賽,三妹向泰勒借夏天做模特,齊大勝和李三妹因為走台的問題爭執了起來,夏天突然看到了來看他的于果,泰勒打電話通知李三妹要過來,李三妹只好勸走了于果。不料齊大勝突然病倒入院,李三弟決定讓于果頂替齊大勝參加比賽。

 

│第十九集│

李三妹正想著法子勸泰勒同意于果和夏天參加比賽,李三弟告訴李三妹讓她好自為之,最後李三妹也沒有告知泰勒這件事情。于果頂替大勝和夏天一同參加服裝大賽決賽,周雲清喜上眉梢泰勒卻勃然大怒,泰勒表面上和李三妹說著恭喜背地裡卻給米露打電話要米露訂明天回美國的機票,在米露的勸說下泰勒回復了平靜,但是事情卻不像人們看到的那麼簡單,泰勒帶夏天回國另有目的。李三妹覺得自己無顏再見泰勒,周雲清一家決定從賓館搬走,李三妹跟于果說夏天不能走,于果雖然不願意但是最後也只能接受。于果給三妹家修繕著房子,周雲清讓李三妹夾包子喂于果吃,一家人其樂融融。三妹為了表示感謝要請于果吃飯,最後兩個人在修車場吃起了飯,兩個人喝著啤酒聊著天,兩個人暢所欲言,于果不小心說漏了嘴,他跟李三妹提到了于實,于果和李三妹在打鬧中解除了之前的誤解,兩個人互生好感卻沒有察覺。第二天白天,于果睜開眼睛發現李三妹穿著衣服睡在于果的旁邊,李三妹不好意義抓緊離開了于果家,剛出于果家的李三妹就接到了泰勒打過來的電話,泰勒告訴李三妹他晚上想請李三妹吃飯並告訴她晚上要和她說些事情。另一方面齊大勝在醫院等待著自己檢查結果的同時也推銷著自己公司的業務,本以為自己問題不大的齊大勝卻發現自己的病情不容樂觀。

 

│第二十集│

夏天一個人呆在賓館,他給于果打電話說自己要回國,于果對夏天說他回國後會過得比現在更好。于果來到父親于建國家找于建國傾訴,兩個人喝著白酒吃著花生,于建國讓于果想方設法的把夏天留下來,于果卻在這個時候扯出了于實的問題。三妹想和泰勒解釋卻沒想到解釋前就遭遇了泰勒的求婚,李三妹藉口去趟洗手間,在洗手間她打電話詢問于果不料得到的卻是于果的祝福。于果決定取出泰勒給他的錢用於對于實的治療,于果和醫院商談著新的治療方案,于果卻看到于建國在妹妹旁邊的懺悔,他看著于建國哭得泣不成聲。李三妹和母親周雲清商量著關於泰勒求婚的問題。修車廠裡于果用修車來填補自己胡思亂想的腦袋,于建國給于果送飯,看著于建國轉身離去的背影于果和于建國的隔閡也慢慢變小了。齊大勝帶著小艾去了遊樂場,在瘋狂之後齊大勝跟小艾提出了分手,原來齊大勝得知自己已經病入膏肓不想拖累小艾,但是所有人都不知情,小艾找到李三妹和于果訴苦,齊大勝沒有給任何人留下分手的理由。于果帶著小艾和李三妹到處找著齊大勝,最後于果在他和齊大勝經常去的大排檔裡找到了齊大勝,于果質問著齊大勝,這個時候小艾和李三妹也趕到了大排檔,齊大勝跟小艾說自己有了新的女朋友,小艾被齊大勝氣走,齊大勝又告訴李三妹他們兩個人沒有合作的必要了,于果在一旁抓耳撓腮弄不明白齊大勝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氣急下的于果狠狠的打了齊大勝一拳,于果把被自己打倒在地的齊大勝扶回了家。而分手後的小艾流著眼淚一個人走在城市喧囂的街道上。

 

│第二十一集│

夏天不想回國故意用涼水洗澡,然後在空調底下光著身子吹著冷風,最後在學校的課堂上因為發燒而昏倒了。泰勒帶著李三妹來到了美國大使館辦理李三妹的簽證,可是李三妹突然接到了于果的電話通知他們孩子暈倒了。于果斥責著泰勒的不負責,醫生告訴于果孩子是急性肺炎,他建議夏天留在國內住院治療,夏天回國一事暫時擱置,公務纏身的泰勒只能先行回美國處理他在美國的案件。于建國來到醫院看望于果,于建國想到了一個偏方,于果讓于建國別添亂,于果仔細的用酒精棉球擦拭著夏天的身體。泰勒臨回國前把夏天交由三妹照顧。于果不分日夜照顧夏天在一旁看著的于果心生暖意。周雲清一家人在家裡吃著飯,李三妹打包了家裡的吃的拿到了醫院,周雲清和李三弟商量著李三妹的終身大事。病中的夏天呼喚著媽媽,于果買了假髮和裙子穿在身上假扮成夏天的媽媽陪在夏天的身邊,好不容易把夏天哄睡著後男扮女裝的于果出門恰巧碰到了來送飯的李三妹。于果決定修好越野車帶著夏天去雲南完成夏天的的要求,泰勒給李三妹打電話詢問著夏天的情況,泰勒告知李三妹案子有些複雜可能要晚些才能回到中國。于果跟李三妹提起了想帶夏天去雲南旅遊的事情,可是三妹害怕泰勒回來發現便不敢答應。齊大勝來到了旅行社跟李三妹核算賬目,齊大勝裝出一副嬉皮笑臉的模樣,他拿著退股後的錢來到了園嶺墓地,在自己還沒刻上字的墓碑前齊大勝喝著啤酒自己跟自己聊起了天。小艾回家吃飯,小艾的父母想方設法的想要哄小艾開心。在醫院,于建國帶著做好的炸醬麵來看夏天,爺孫三輩坐在一起吃起了炸醬麵。在課堂上給孩子們上課的小艾沉浸在巨大的悲傷裡。

 

│第二十二集│

于果跟于建國說起了去雲南的事情,于建國舉雙手贊成。小艾來到了學校遞交了辭職申請書,校領導讓小艾收回辭職信就當是暫時休假。李三妹約見小艾,小艾告訴李三妹自己準備去美國留學進修。李三妹回到家裡告訴周雲清今天晚上她在醫院,騎著摩托車的李三妹來到了藥店給于果買了幾盒治嗓子的藥,等到了醫院後李三妹把藥遞給了于果,在一旁的于建國聞到了一絲不同與以往的味道。在于果的精心準備的策劃案前面三妹終於答應于果帶夏天去雲南,不過李三妹提出要和他們一起去,這樣方便照顧夏天。大勝在家裡錄著自己的遺言,錄完遺言的齊大勝接到了于果的電話,于果告訴了齊大勝小艾要去美國留學的事情。大勝來到墓地和自己的墓碑說話,大勝決定退掉訂好的墓地好給小艾一筆錢作為出國留學的費用,他托于果把錢交給小艾,于果騙小艾說是大家湊的份子錢可是小艾卻告訴他卡裡有巨額資金並且密碼是小艾的生日小艾最後拒絕了這筆錢。齊大勝坐在家裡的沙發上想著自己和小艾的往事,而小艾也在街道上大聲的哭了起來。李三妹看著電腦裡雨果的照片,她決定去修車廠看看于果,于果的越野車終於修好,夏天的雲南之行也將要拉開帷幕,幾個人在家裡籌備著去雲南旅行的東西,李三妹和家裡通好氣準備瞞過泰勒。于建國來到于果家裡給于果開了一場旅遊前的作戰會議。齊大勝來到了學校門口親自來見小艾。

 

│第二十三集│

大勝用激將法讓小艾拿走了這筆“分手費”,小艾回家後把錢扔到了地上在屋裡大聲的哭嚷了起來。齊大勝和李三妹和齊大勝的朋友商討著旅行社的發展,齊大勝希望李三妹和于果的雲南之行一路順風,齊大勝告別了李三妹後來到了醫院復查,醫生告訴齊大勝病情已經開始惡化了。小艾的父母找到了齊大勝希望齊大勝再考慮考慮,大勝說不會在涉入小艾的生活。于果讓李三妹和夏天在屋裡睡覺,而夏天則堅持讓于果留在屋裡,李三妹拿著扳手警告于果如果有不良舉動就用扳手打他。周雲清家裡的電話響了起來,是泰勒從美國打來的,周雲清和李三弟商量著對策,最後周雲清告訴泰勒李三妹帶著夏天去了電影院,李三弟告訴了李三妹這個事情,晚上睡覺時李三妹有一種背叛了泰勒的感覺。第二天早上三個人終於開始了去雲南的旅行,三個人一路邊吃邊玩,十分開心,可是不料剛剛到達雲南就遇到了大霧,于果把車子開進了泥堆裡,車陷在了半山腰,于果和夏天使勁的推著車也沒有把車子從泥坑裡推出來,李三妹抱怨著于果,三個人最終決定在車裡先睡一晚。第二天于果被敲打車窗的聲音嚇醒了,原來有路過的人發現了現在泥堆裡的車輛,在路人的幫助下三個人被成功搭救了,幫助了他們的人讓于果三人跟著他們走。齊大勝剛剛感謝了幫助他們旅行社渡過難關的哥們,在起身準備離開時突然暈倒被人送進了醫院,在醫院醫生告訴他時日不多了。于果他們到山城才知道這裡正舉行著一場婚禮,他們和當地的人民一起載歌載舞的玩兒了起來。

 

│第二十四集│

夏天和當地的小朋友一起踢球,在踢球的時候夏天得知了他們沒有課堂上課的事情。小艾和姐妹們吃飯,在吃飯的時候小艾喝多了,她告訴姐妹們她的心底永遠只會裝著齊大勝一個人。于果在雲南婚禮喝的興起,他不但幫當地人修好了壞掉的播放器而且酒醉下的于果還答應了夏天給小朋友修繕學校。大勝病重住院心裡卻還一直掛念著小艾,小艾在家裡找著齊大勝給她配的家鑰匙,她想借著還鑰匙的理由再見齊大勝一次。小艾到了齊大勝家的家門口,但是她卻發現齊大勝並不在家,她撥打了齊大勝的手機,齊大勝想要告訴她實情卻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他騙小艾說自己沒在家,並祝福小艾一路順風。于果喝多了他讓李三妹伺候他之後就倒在了床上,李三妹幫他脫掉了髒掉的衣服。第二天當于果醒來得知要修繕學校的時候他帶著夏天和李三妹倉皇而逃,夏天和三妹都唾棄于果說話不算話的行為,兩個人毅然決然的下車準備幫助當地人修繕學校。于果氣憤的開車離開,到了晚上于果坐在一輛三輪車上回了山城,原來于果賣掉了汽車換來了修繕學校用的材料。而機警的泰勒通過互撥兩人電話知道了倆人在一起的實情,但是泰勒卻沒有揭穿李三妹的謊言。齊大勝剛剛從治療室被醫護人員送回病床,這個時候齊大勝打開了小艾的維信,發現小艾給他的留言,齊大勝給小艾回了一個電話,小艾約大勝吃一頓分手飯,大勝專門打扮了一下自己前往了和小艾約好的地點。

 

│第二十五集│

剛剛吃完藥片的大勝看到了剛剛進來的小艾,他慌忙之下收起了藥瓶。小艾告訴大勝自己有了未婚夫,齊大勝看到對面小艾和新歡在一起很甜蜜大勝的心裡即為小艾高興也同時感覺到了心碎的聲音,在廁所齊大勝又和鏡子裡的自己自言自語了起來,齊大勝回到飯桌上他祝福兩個人幸福。他離開後看到飯店樓下有人在跳舞他不禁駐足在原地,可是齊大勝卻不知道自己已經走入了小艾給他安排的一場盛大的婚禮,原來小艾曾經去過齊大勝的家裡,這個時候的小艾已經知道齊大勝得了絕症,在眾人的祝福下兩個人終於如嘗所願走到了一起,在假“未婚夫”的主持下,兩個人互相對對方許下了愛的宣言。婚禮後于果送三妹和夏天回家,泰勒給李三妹打電話問她在哪,李三妹告訴泰勒他們在家,並告訴泰勒說夏天已經睡著了。這個時候李三妹抬頭發現泰勒就站在自己家的門口,原來泰勒已經知道事情發展的全部始末。于果告訴泰勒夏天現在和他住,泰勒想要把夏天從于果的手中搶過來,可是于果卻執意不肯,氣急下的泰勒當眾揭發了于果和泰勒簽訂合同的事情,于果呆立在那裡無話可說,泰勒最後掏出了合約讓眾人看到了上面于果的簽名,眾人目瞪口呆。于果希望找到夏天跟他親自解釋,可是李三妹卻不肯幫忙,于建國找到三妹替于果說話,于建國自責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自己的原因才害于果身不由己,于建國跟李三妹說起了于實的事情。

 

│第二十六集│

李三妹來到了泰勒所在的賓館,三妹趁著泰勒外出的時候帶著夏天去看躺在病床上的于實,看到于實後夏天給于實唱起了祝福歌,夏天表示理解于果所做的事情但是夏天卻不願意看到于果,當于果趕到醫院的時候時夏天已經和李三妹一起離開了,于建國希望把錢還給泰勒後可以換回夏天的撫養權。在飯店吃飯的泰勒質問李三妹剛才的去處,夏天用買魚的理由打斷了泰勒的問話,夏天抱著浴缸把一條叫做夏天的小魚送給了躺在病床上的齊大勝,大勝替于果跟泰勒求情,但是泰勒卻對此置之不理,泰勒帶著夏天離開了,于果給泰勒打來了電話約他晚上吃飯聊一聊,在大排檔,于果跪下求泰勒讓他和夏天可以一起生活,這個時候泰勒告訴了于果這一切都是泰勒精心設計的報復,泰勒希望于果通過這件事明白親人離別的那種痛苦。三妹猶豫不決,她不知道要不要和泰勒結婚去美國,她準備去車廠和于果表白,但是等李三妹到了車廠卻發現姍姍也在,李三妹誤會于果和姍姍已經和好便毅然跟隨泰勒離開了中國前去美國。于果酒醒後趕到了周雲清家卻發現三妹和夏天都已經離開了,于果懊悔不已,他在公園回想著以前發生過的點點滴滴大聲的哭了起來。而另一邊夏天和李三妹已經到了泰勒在美國洛杉磯的別墅,三妹因為勞累而去臥室休息,而泰勒則看著車庫裡的摩托車發著呆,晚飯的時候夏天的牙齒又掉了一顆,李三妹跟泰勒說起了夏天離開父親情緒不好,泰勒告訴李三妹不要再提到那個人,李三妹突然覺得眼前的泰勒好陌生。夏天看著自己掉落的牙齒想起了爺爺于建國。

 

│第二十七集│

于建國來到了修車廠找于果卻得知于果已經很久沒上班了,于建國找到了齊大勝幾人,著急的眾人通過人肉搜索找到了于果,幾個人終於在一間小旅館裡找到了幾近崩潰的于果,于果告訴大家他不敢回家,因為家裡都是夏天的影子。于建國帶著于果回家過年,于果突然接到了李三妹從美國打來的電話,跟夏天通過電話後的爺倆決定要找回夏天,于建國給于果在洛杉磯找律師準備跟泰勒打官司爭奪夏天的撫養權。于果來到了醫院,于果告訴齊大勝打官司需要巨額的資金,齊大勝答應幫他想辦法,這個時候小艾來到了醫院,她把她和齊大勝攢的錢遞給了于果,于果拒絕了齊大勝的好意。于果在車廠的同事也想辦法幫他湊錢,這個時候大飛走了進來趕走了圍在于果身邊的同事,大飛讓于果辭職滾蛋,辭職後的于果搬到了于建國住的地方。等到第二天他再來到修車廠的時候才知道大飛賣掉了車廠,為的是酬路費支持于果找回夏天,大勝也表示一定會等到于果回來,于果對於大家的幫助感動不已,于果隻身前往了美國,打響了一場爭奪夏天的戰爭。于果到了美國因為語言問題而使旅途變得艱辛萬分,幾經周折之後于果終於找到了于建國推薦的律師比利張。比利張跟于果談到了訴訟費用,于果心裡一愣。一場奪子戰爭即將打響。

 

│第二十八集│

比利張帶著于果來到了他在美國要住宿的地方。于果詢問著比利張去學校的路線,于果迫不及待的去學校找夏天,學校老師阻止于果進入學校並把于果趕了出去,于果看到夏天在操場上課他爬上了欄杆,學校老師看到後報了警,于果因為具有威脅性而遭到了員警的逮捕。在監獄裡因為語言不通,于果無法向員警解釋遭到了警方的拘留,在監獄裡受盡了折磨的于果突然被告知他被人保釋了,出人意料的是保釋于果的居然是泰勒,原來夏天看到了于果被捕夏天讓泰勒保釋于果。于果的律師比利張來接于果,泰勒遞給了比利張一張名片。醫生告知小艾大勝所剩的時間只有一個月了,小艾決定陪著齊大勝好好過完這一個月。在美國,泰勒帶著于果來到了夏天所在的學校,父子相擁在了一起,在父子相擁之時泰勒給比利張打電話約他出來。張律師與泰勒見面後被泰勒收買,他告訴于果他不能繼續幫于果打這場官司了因為他的事務所已經被泰勒的律師事務所並購了。小艾詢問醫生可不可以帶大勝出院,在醫生狠狠的批評過後小艾假扮成護士偷偷的帶大勝出院,兩個人度過了快樂和幸福的一天。李三妹找到了泰勒,他希望泰勒可以讓夏天和于果在一起生活卻遭到了泰勒的拒絕。手足無措的于果在街頭偶然間碰到了大學時期的同學小軍,兩個人在街頭餐館吃飯嘮起了很多以前的事情。

 

│第二十九集│

小軍和于果引薦了龍哥說龍哥三藩市沒有擺不平的事情,于果一下以為找到希望欣喜不已,小軍對于果保證龍哥可以幫助于果得到夏天。安排時間明天相見。

小艾和大勝在大勝家過好生日之後第二天醒來 小艾突然發現大勝十分痛苦,送去急救之後大勝病情急轉直下。小艾痛苦萬分。全家陷入沮喪之中。

小軍帶于果來到龍哥的倉庫。于果總算見到了龍哥,但是龍哥看起來是黑道中人,跟于果說的搭救夏天的計畫也是偷渡到巴拿馬,並且還要讓于果替他做事。這讓于果無法接受,但是為了夏天。于果只能硬著頭皮一試。夜晚小軍帶著于果到了一個停車場,此時于果發現原來龍哥要自己做的事情是偷竊,于果毅然拒絕,並且阻撓了小軍的行為,但是回到自己住所後,發現一片狼藉。錢和支票已經被偷走。于果馬上反應出是龍哥所為,但是到倉庫已經不見龍哥蹤影。于果無奈回家卻被房東兒子趕出家門。落魄的于果流落街頭打電話給齊大勝,齊大勝給予于果支持與安慰並告訴于果,帶不會兒子就別回來。打完電話後大勝知道自己時日不多,叫來了小艾父母交代了自己的身後事表示自己沒辦法給小艾最好,留給小愛父母三筆錢分別讓小艾去滿足他無法給予的願望,小艾在門口全部聽見潸然淚下。流落街頭的于果和醫院的齊大勝在不同的地方唱起了兒時經常唱的毛主席教導我們說,等待他們的命運究竟會如何。

 

│第三十集│

三妹帶著夏天見到了無家可歸的于果給予于果精神上的支持,于果也沒有放棄尋找龍哥,他終於在龍哥辦公室外堵到了龍哥,于果準備拿回財物,龍哥卻告訴于果除非于果替自己辦事不然不可能拿回這份錢,于果堅決不同意,龍哥把被打傷後的大軍帶到了倉庫,龍哥當著于果的面要廢掉大軍的一隻手,無奈中的于果只能求龍哥放棄了自己的那份錢。睡在長椅上的于果看到街道上有一個老人正看著一輛壞掉了的汽車,于果憑自己的一技之長修好了這輛汽車,這個時候于果才知道這個老人姓黃,于果得到了黃老闆的幫助留在了黃老闆的餐館裡。剛剛穩住陣腳的于果接到了小艾的電話,小艾告知了于果大聲的死訊,于果強忍著不讓自己哭出聲來,小艾把大勝臨終時錄下的視頻發給了于果,于果在看完大勝臨終視頻後再也忍不住大聲的哭了起來,于果穿著超人的服裝尋求著大家的幫助,他希望讓夏天可以看到一個超人爸爸。于果的行為引起了當地電視臺的關注,于果讓自己案件的曝光率大增的同時也讓當地的美國人對這個超人爸爸產生了好感。泰勒讓李三妹在夏天撫養權的問題上保持中立,李三妹同意了。黃老闆抱著從世界各地寄來的信件交給了于果,這讓于果感覺到了正能量,他努力的學習著美國的相關法律準備自己為自己辯護。

 

│第三十一集│

于果來尋求李三妹的幫助,李三妹卻告訴于果她答應了泰勒在關於夏天撫養權的問題上保持中立。在國內的小艾剛剛辦完大勝的後事,小艾父母把大勝的存摺遞到了小艾手上並告訴小艾大勝希望小艾用這筆錢去周遊世界。感到壓力的泰勒動用移民局關係阻撓于果,移民局的工作人員來到了于果工作的飯館,黃老闆跟移民局的人解釋最後移民局同意于果留下,在黃老闆的提示下于果猜到了是泰勒在害他。于果打電話跟李三妹說了這件事情,李三妹假裝告訴泰勒于果已經被遣送回國了,泰勒最後承認了是自己做的,泰勒的想法遭到了三妹怒斥,李三妹發現自己真的一點都不瞭解泰勒。李三妹帶著夏天來到了于果工作的餐館,夏天親自給于果做了飯。正在餐館工作的于果被黃老闆叫到了餐館的大堂,原來中國領事館在得知了于果的事情後派來了工作人員幫助于果爭奪孩子的撫養權,而泰勒得知了李三妹帶著夏天私自與于果見面的事情,泰勒克制著自己的氣氛跟李三妹說著話。小愛抱著那條養著“夏天”的魚缸來到了于建國家,于建國告訴于果他已經準備好了他和夏天的房間,于建國發給了于果一張“夏天”的照片,于果看到照片後更加堅定了要成功的信念。于果告訴法官他要為自己辯護,因為之前網路上的輿論讓于果全面占優,于果用他半生不熟的英語挑選著陪審團的成員。關於夏天的撫養權之爭,正式開始。

 

│第三十二集│

大軍來找到于果跟他談心,大軍遞給了于果一個裝著錢的信封大軍告訴于果他會永遠支持于果。李三妹想和泰勒談一談關於夏天撫養權的事情可是卻沒有說出口。于果請黃老闆替他做翻譯,法庭初審後,于果一個人來到了夏小白的墓地看望她,于果坐在墓地前回想著自己曾經和夏小白一起度過的快樂時光,他感謝著夏小白為夏天和自己所付出的一切。泰勒在法庭上利用美國法律與中國傳統觀念的衝突為切入點對于果咄咄相逼,而于果則在泰勒的逼問下不得不坦言相告,這讓陪審團以及法官對于果態度降至冰點,隨後泰勒又接連拋出于果轉讓夏天撫養權協議的事情使于果在法庭上一度失控,正當所有人認為審問 已經結束的時候,泰勒卻向法官提交了一份遺囑轉讓證明,泰勒告訴所有人他的財產早已過戶到了夏天名下,而這筆財產將由夏天的監護人負責管理,這徹底讓于果處於被動,三妹不忍心便懇求泰勒收回他所遞交的材料並提出願意與其結婚作為交換條件卻被泰勒拒絕。而于果的辯護律師告訴于果評審團都是沒有孩子的人現在所有的證據對他都極為不利。正在此時夏天主動要幫助於國出庭作證,夏天拿出了母親給他的明信片,夏天告訴法官和陪審團他願意和于果永遠的生活在一起。

 

│第三十三集│

法庭上于果陳述著自己的看法,他真誠的話語的話語不僅僅感動了法官和評審團也同樣感動了一直對于果抱有恨意的泰勒,于果最終贏得了夏天的撫養權。泰勒和于果在法庭外面談話,他說他不會放棄對夏天撫養權的上訴,但是內心裡泰勒已經認可了于果是一位合格的父親,父子倆人沉浸在歡樂之中時,三妹卻一個人悄悄的離開了。在事情過去一年之後,于果和夏天從床上醒來,而小艾則對父母說自己有一個約會。于果贖回了賣掉的車廠,原來是泰勒幫助他們重新買回車廠,泰勒帶著米露一起來看夏天,原來米露和泰勒已經結婚了而且米露已經懷上了泰勒的孩子,于果和泰勒一笑泯恩仇,于果告訴泰勒他已經找了三妹一年了。小艾和于果分別進行著各自的相親。正相親的于果接到了小艾的電話匆忙趕到了小艾所在的飯店,原來小艾找到了一個和齊大勝相貌一模一樣的人,原來他叫滕華濤,于果見到後吃驚不已,他握住滕華濤的手告訴滕華濤他會成為他最好最親的兄弟,就在此時一通來自機場的接機電話又觸動了于果的心弦,于果在接機口焦急的等待著,久久沒有等到人的于果帶著夏天準備離開機場卻突然看見李三妹就站在她的身後,李三妹回來了,于果的這個家也終於完整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