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三原名鄭麗春或周玉潔,蘇州人,五歲時父母雙亡,後被拐賣到北京蘇淮妓院,遂改姓為蘇,起名蘇三,“玉堂春”是她的花名。蘇三天生麗質,聰慧好學,琴棋書畫樣樣精通。
南京原禮部(吏部)尚書的公子王景隆上京趕考時與其結識。蘇三和王景隆傳奇般地恩怨和愛情故事被明代小說家馮夢龍寫成《玉堂春落難逢夫》,收入《警世通言》流傳後世。
周玉姐是大同府伊周彥亨之女。周彥亨因上書反對劉瑾徵用軍馬取悅皇帝,被劉瑾害死。周家被查封,周妻譚淑貞被藉入樂府,周玉姐之弟周金寶去向不明。
為了尋找母親,周玉姐冒險自入樂府見到母親。譚氏叮囑女兒去河南投奔罷職的閣老劉健,並希望她能找到弟弟。
末了,譚氏懸樑自盡。親歷了這場變故和災難,又目睹了父親大義凜然的周玉姐,決心為父申冤。為躲避劉瑾的追殺,玉姐四處奔波,歷盡磨難,但還是被發現並下大獄。在正義之士韓士奇的幫助下,正德皇帝終於放出蘇三。
蘇三隨為她贖身的申鴻兄弟回到洪洞,誰料一場新的更大的災難正等著她。她被人誣陷定成死罪,在大家的幫助下玉姐疑案得以洗脫。甯王叛亂,使得劉瑾的罪行敗露,皇帝下旨將其淩遲處死。玉姐及其父的冤屈得以昭雪。

 

│第一集│

京劇〈蘇三起解〉的旋律將人們帶入明正德年間的洪洞縣衙。被羈押的蘇三被大太監劉瑾陷害,屈打成招。皇帝得知後大怒,命重審此案。在大堂上蘇三心如刀絞,百感交集,說出自己的原名,並將整個事件的經過一一道出……

蘇三真名周玉姐,乃是大同府伊周彥亨之女。周彥亨為人剛直,做官清廉。妻子譚氏貌美,且精通琴畫。夫妻恩愛,膝下有一子一女。兒子周金寶年齡尚小,女兒周玉姐年方十七,俊美聰慧。周玉姐自幼得到父親的嚴格教誨,所以周彥亨的言行對她影響甚大。

代王朱灼在大同府專橫跋扈,家丁在其指使下欺壓百姓。一日,周玉姐在街上看到朱灼手下欺淩一女子,周玉姐挺身而出救下該女子,得知該女子名叫春早。譚氏見其可憐,便將春早收留在家中。周彥亨查辦一樁販馬案時,牽扯出了“倒賣軍馬糧草”舞弊案,案情十分複雜,牽扯出代王朱灼。朱灼為銷毀證據派人火燒馬市,周彥亨得知後隱約感覺到朱灼背後還有更大的黑手。

朱灼到周彥亨家威逼利誘,讓他放手販馬案,被周彥亨嚴詞拒絕後密報朝中大權獨攬的太監劉瑾。劉瑾正是“倒賣馬草”舞弊案的主使,得知後派親信紀橫到大同府插手此事。

 

│第二集│

周玉姐和弟弟周金寶隨同母親到寺中上香時被朱灼手下綁架,要用姐弟倆換取被周彥亨抓住的馬販申鴻。周彥亨當天夜裏到獄中找到申鴻,苦口婆心勸說申鴻交代販馬案的細節並表示有決心徹查此事。申鴻被其感動,終於開口交代了事情的經過。原來邊關將領謊報死傷戰馬,暗地裏卻將馬匹賣給馬場,還私役軍士割野草充馬料發往各州縣牟取私利,從中賺取巨額銀兩,幕後主使正是太監劉瑾。周彥亨見案中牽扯官員眾多,知道事態嚴重,決定命大同府同知梁五洲秘密上京面見老師內閣大臣韓文,將自己參奏劉瑾的奏摺交與韓文。

劉瑾因正德皇帝騎馬之事與太監張永發生摩擦,回到府裏心中惱火。此時紀橫從大同府回來,告訴劉瑾說周彥亨剛正不阿,不肯屈服於他們的淫威,劉瑾聽後更加記恨周彥亨。

 

│第三集│

早朝時文武百官不見皇上的影子,大家不知何故,劉瑾派人來說皇上身體不適,不出早朝。眾大臣不肯離去,一同跪下求皇上出早朝。劉瑾出來威逼眾大臣,大家明知皇上是在劉瑾安排下貪圖玩樂,不理朝政,卻也無可奈何。

梁五洲回到大同府,告訴周彥亨摺子已交給韓文,韓文叫周彥亨先不要驚動朱灼,他將聯繫朝中大臣一同上奏,借此機會扳倒劉瑾,剷除奸佞,扶正朝綱。

白蓮教主李羅成被朱灼暗中派人救出大牢,二人密謀借韃靼王子之兵謀反,朱灼寫下密函讓親信連夜出城交與韃靼王子,沒料想被周彥亨派人抓住並搜出密函。周彥亨得知朱灼企圖謀反,立刻派兵將朱灼和李羅才捉拿歸案。

劉瑾得知朱灼被抓後十分恐慌,怕連累到自己,於是派人拉攏周彥亨。

 

│第四集│

周彥亨拒絕了劉瑾的拉攏,回到家中為如何剷除劉瑾而煩心,看到父親憂心忡忡,玉姐為周彥亨分析此中利弊,出謀劃策,大得周彥亨賞識。

正德皇帝收到周彥亨參劉瑾與朱灼勾結謀反的奏摺,大為震怒。但在劉瑾等人哀求下,只將朱灼稍加懲戒。李羅才交出了劉瑾的密函,周彥亨看後更覺肩上責任重大。而周妻卻為丈夫和孩子的安危擔憂,害怕遭到奸臣的陷害。

朝中大臣聯合起來上奏正德皇帝,要求將劉瑾等人處死,已正朝綱,並以集體辭官相逼。劉瑾等人聽聞後慌做一團。

 

│第五集│

劉瑾、張永等人跑到正德皇帝那裏痛哭流涕,正德皇帝聽信了他們的話,不僅沒有處治他們,反而將朝中大事和東廠交與劉瑾和張永負責。大臣韓文被氣的的病倒在家,其子勸說他利用張永除掉劉瑾,遭到了韓文痛斥。

劉瑾派紀橫來大同府督辦貢馬之事,其實是暗地裏監視周彥亨,想將周彥亨困在大同,借機和朱灼一起除掉他。周彥亨得到紀橫想除掉他的消息後,連夜逃出家中,在申鴻之弟的説明下離開大同。

 

│第六集│

劉瑾得知周彥亨逃出大同的消息大為惱怒,謀士張彩給出主意,一方面在京城布下天羅地網等待周彥亨進京後抓捕,一方面設計陷害參奏他的韓文。

周彥亨在申鴻的幫助下到了京城,見到大臣劉健之子劉之廉才得知韓文和劉健都已罷官。好不容易找到大臣李東陽,卻被告之別管京城的事,讓他回大同,好自為之。

周彥亨獨自在酒樓喝悶酒,碰到了劉瑾的謀士張彩,後者勸說他歸順劉瑾,享受榮華富貴,結果反被周彥亨恥笑。

申鴻告訴周彥亨明天有朝中大臣們將為劉健等人在皇城擊鼓申冤,周彥亨聽聞後決定要一同前往。卻沒想到第二天卻被正德皇帝下旨杖責周彥亨等人。

 

│第七集│

周彥亨等人被打傷後抬出宮去,到客棧養傷。梁五洲找到劉健,想將劉瑾的密函交給他。劉健說自己將告老還鄉,現在扳倒劉瑾時機不成熟,讓周彥亨先將密函藏好。

劉瑾的爪牙紀橫帶人抓走了周彥亨和梁五洲,將他們關在了東廠的監獄。在獄中周梁二人受盡折磨依然不為屈服,痛斥劉瑾奸佞當道,禍國禍民。劉瑾惱怒之下將梁五洲殺害。

申鴻之弟申明跑到大同,將發生的事情告訴了周家人。周妻又氣又急病倒了,周玉姐晚上深思熟慮後決定女扮男裝上京尋父,要為父伸冤。

 

│第八集│

朱灼找到劉瑾想要殺掉周彥亨,劉瑾不同意,說現在不是時候。朱灼告訴劉瑾密函在周彥亨的手中,劉瑾得知後十分恐慌。

周玉姐來到了京城,攔路狀告劉瑾私自抓捕朝廷官員,結果被差役攆走。韓文得知此事後決定借機救出周彥亨。

大臣李東陽買通張彩,讓玉姐在獄中見到了父親,周彥亨將密函交給了女兒。正德皇帝對劉瑾也起了疑心,暗地派張永調查。

 

│第九集│

正德皇帝命劉瑾儘快釋放周彥亨,回大同官復原職。劉瑾表面上答應,暗地裏卻起了殺心,他命紀橫在枷鎖上做文章加害周彥亨。

大同府,周妻半夜驚醒,心裏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李東陽也感到事情不妙,讓人趕緊找到玉姐,帶她火速離開京城。

玉姐在街上目睹了父親被劉瑾折磨,最終慘死街頭,大雨中,玉姐抱著父親的屍體悲憤不已,仰天痛哭。

 

│第十集│

劉瑾要斬草除根,一方面利用安葬周彥亨的機會想要抓住玉姐,一方面派人去大同抓周彥亨家人。

玉姐為埋葬父親,在街上跪求路人,王景隆見到後命人將銀兩交與玉姐葬父。

李東陽暗中派人保護玉姐,在周彥亨墳前從紀橫手下將玉姐搶走。

韓文之子韓士奇到大同告訴周家人趕緊逃走,周妻安排完家人之後決定獨自留下。

 

│第十一集│

朱灼和紀橫帶人趕到周家,結果只抓到周妻,二人猜測是什麼人給周家通風報信。

玉姐回到家中卻發現家裏已都是紀橫的人,慌亂逃跑時遇到了春早,二人在廣化寺果因大師的説明下逃脫了紀橫的追捕。

玉姐得知母親被關到官家樂坊,為救母親,玉姐自薦進入樂坊。

 

│第十二集│

在樂坊中玉姐聽到了母親彈奏的琴聲,託付新結交的姐妹在樂坊內找尋母親的下落。

樂坊內每天有大量朝中官員喝酒尋歡,姐妹們告訴玉姐這是劉謹開的樂坊,玉姐聽後大為吃驚。終於在樂坊姐妹的安排下,玉姐與母親見面了,母女相見後百感交集,玉姐想留在母親身邊,而母親提醒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就在此時玉姐被人識破身份,密報給紀橫。

 

│第十三集│

紀橫得知玉姐在樂坊,連忙領人去抓,卻發現玉姐已經先一步逃走,惱羞成怒的紀橫殺死了幫助玉姐逃跑的樂坊姐妹。

玉姐在逃跑過程中再次遇到春早,二人一同去尋找周金寶和老僕人周放,不料卻看到了周放慘死在紀橫的手中,金寶也不知去向。

為了找到周金寶的下落,紀橫將法華寺的果因大師也抓了起來。

 

│第十四集│

玉姐走投無路之時被罷官返鄉的劉健收留,劉健看到玉姐家傳的古琴,知道了玉姐的身份。

太監王岳逃走,劉瑾有私通外敵的密信在王嶽手中,心中十分恐慌。

王景隆奉父命去京城趕考,並將一封書信帶給劉健,在劉健家王景隆聽到玉姐彈奏的琴聲,心中不由為之所動。

王岳找到了劉建,將劉瑾的罪證交給了他。

 

│第十五集│

韓文之子韓士奇勸父親暫時和太監張永合作,結果被韓文趕出家門。韓士奇找到了劉瑾,表示想與之合作。

王岳將劉瑾私通外敵的密函交給了劉健,劉健感到事關重大,將密函托人藏匿,並將藏匿密函的地址告訴了玉姐。

王岳恐牽連劉家,便不辭而別,結果被紀橫手下抓住。劉瑾在張彩的提醒下派紀橫來到了劉家。

 

│第十六集│

劉健不願受到紀橫的侮辱,自盡身亡。臨終前吩咐速速將玉姐帶離此地。

劉健之子劉之廉不學無術,在妓院冒充劉瑾的侄子被紀橫抓住。在紀橫的威逼下,答應找尋玉姐的下落。

玉姐在劉夫人的幫助下來到了藏匿密函的地方。

 

│第十七集│

玉姐將清雪庵主持師太交給她的密函藏到了古琴之中,紀橫跟蹤劉健之子劉之廉追到了清雪庵。

逃出清雪庵的玉姐、劉夫人等人來到山頂,劉夫人不忍拖累玉姐逃亡,跳崖自盡,死前吩咐其子照顧玉姐。

劉之廉表面答應照顧玉姐,暗地裏想找到其父交給玉姐的密函。

 

│第十八集│

劉之廉將玉姐帶到京城,沒想到其友胡六將玉姐賣到了怡紅院。

在怡紅院中老鴇一秤金為逼玉姐就範,使出各種手段。玉姐寧死不屈,在奄奄一息玉姐想起了劉健的託付,深感肩上還有重任。最後玉姐和一秤金達成協定,賣藝不賣身,從此改名蘇三。

 

│第十九集│

蘇三在怡紅院藝驚四座,觀者紛紛驚歎貌美如仙,琴藝出神入化,一秤金更是心中暗暗竊喜。而張彩看到蘇三後卻起了一絲疑慮。

韓士奇接劉瑾之命收集其父韓文的罪狀,最終將父親投入大牢。

蘇三得知李東陽其實是好官,便托人將一紙條傳入李府。

 

│第二十集│

申鴻和弟弟申明也慕名來怡紅院見蘇三,申明一見之下大為吃驚,蘇三也認出了申明,但沒有說出實情。

春早找到劉之廉和胖六逼問玉姐的消息,二人矢口否認知道玉姐下落。

劉瑾命韓士奇審其父韓文的案子,紀橫做監審。在大堂上韓士奇強忍心中痛苦,令人杖責了韓文。

申明在怡紅院救下了被酒客調戲的蘇三,探問蘇三是否就是玉姐。

 

│第二十一集│

韓士奇到李府拜訪李東陽,李東陽看出韓士奇假意投靠劉瑾,其實另有所圖,韓士奇也點破李東陽忍辱留在朝中的用意,二人一同商議如何對付劉瑾。

王景隆在怡紅院外聽到了蘇三彈奏的琴聲,不由想起在劉健府上聽到的同樣的琴聲。於是執意讓一秤金安排見蘇三,而蘇三卻因現在的身份不願與之相見,無奈之下,王景隆只好偷偷爬上二樓。

 

│第二十二集│

王景隆終於得見蘇三,在言談中瞭解了蘇三的身世,兩人彼此都產生了愛慕之情。但蘇三為了王景隆的前程,不願他沉迷於此,斷然拒絕了王景隆再次相見的請求。

正德皇帝從太監張永那得知韓文的案子,立刻下旨釋放韓文。

 

│第二十三集│

經過一番發自肺腑的談話,蘇三終為王景隆的誠心所感動,兩人便在怡紅院終定下終身。

李東陽看到蘇三給自己的紙條上寫的隱句,心中也不明白其中的意思,於是派人打探蘇三的消息。

太監張永告訴韓士奇,蘇三可能掌握著劉瑾的罪證,韓士奇聽後不由暗吃一驚。

 

│第二十四集│

王景隆科考第一,卻因劉瑾從中作梗而榜上無名,不由得心灰意冷,每日借酒消愁。蘇三苦苦相勸卻遭到王景隆的抵觸,心裏感到十分失望。

韓士奇多次來到怡紅院,最終得知蘇三就是周玉姐。同時劉瑾從胖六的口中也隱約猜到了蘇三的真實身份。

春早為找到玉姐,自己賣身到了怡紅院。

 

│第二十五集│

王景隆想為蘇三贖身,老鴇一秤金要他三日內拿出一萬兩作為贖身費用,王景隆一時間束手無策,只好四處籌錢。

李東陽為躲開劉謹的耳目,假借辦詩會之名,請蘇三前來獻藝,想拿到劉謹的罪證。而劉謹也隱約感覺到這個詩會不是那麼簡單。

 

│第二十六集│

劉謹在詩會結束後假借有人舉報李東陽,帶人到李府搜查,帶走了蘇三留下的一把琴。而劉謹回去之後,卻在琴中什麼也沒有發現。

王景隆眼看期限已到自己卻湊不齊贖身的錢,心中焦急萬分。蘇三見王景隆一直沒有出現,以為他離自己而去,終日以淚洗面。韓士奇決定幫助王景隆贖出蘇三。

就在韓士奇準備給蘇三贖身之際,劉謹突然來到怡紅院。

 

│第二十七集│

劉謹將蘇三帶了回去,再劉之廉的指認下蘇三便是周玉姐的身份被識破,劉謹將玉姐投入錦衣衛的大牢中。

王景隆得知玉姐被抓,心急如焚,要獨自去救玉姐,為了他的安全,韓士奇只好將他送出京城。另一方面,李東陽和韓士奇想盡一切辦法營救玉姐。但此時劉謹也對韓士奇起了疑心。

 

│第二十八集│

劉謹懷疑韓士奇之前就知道蘇三的身份,於是決定提審玉姐時叫韓士奇陪審,想借機探明他們之間的關係。

再大牢中,劉謹軟硬兼施,蘇三始終不承認自己就是周玉姐,正在此時,傳來正德皇帝口諭,要蘇三進宮彈奏琴曲。

蘇三被張永帶走,劉謹感覺到身邊有人走漏了消息,連忙和張彩密謀將自己私藏的兵器甲胄等秘密掩埋。

 

│第二十九集│

洪洞縣的申鴻為報周彥亨之恩,也四處托人解救蘇三。韓士奇和張永商議讓申鴻假借納妾之名救出蘇三,恰好劉謹怕蘇三將密函之事告訴張永,也想到了利用申鴻。

春早將蘇三放在當鋪的古琴贖出,無意中發現了密函。一時間,春早成了各方面找尋的目標。

 

│第三十集│

正德皇帝聽了蘇三彈奏的琴聲,大加讚賞。在劉謹和張永的勸說下,將蘇三許配給申鴻。

春早被韓士奇找到,在韓府見到了玉姐,玉姐將琴中的密函取出交予韓士奇,拜託他轉交李東陽。

在回山西的路上,玉姐想起了王景隆,不由得百感交集。

 

│第三十一集│

蘇三一行來到了申府,沒想到被申鴻之妻皮氏諷刺奚落,蘇三為了大局,只好忍住心中的委屈。

王景隆為避開劉謹的迫害,化名來京城參加科考,在怡紅院得知蘇三已嫁人的消息,王景隆決心考得功名重新贏得蘇三。

這時,朱灼在劉謹指使下帶人來洪洞縣監視蘇三的行動。

 

│第三十二集│

皮氏與趙昂偷情時碰巧讓蘇三遇上,二人驚恐萬分,跪下哀求蘇三不要聲張此事。至此之後,皮氏每日提心吊膽,生怕蘇三將此事告訴申鴻。

朱灼找到了申鴻,叫他想辦法讓蘇三把密函交出來,否則要血洗申府。

 

│第三十三集│

為了不讓事情敗露,皮氏和趙昂密謀害死蘇三。

蘇三不想連累申家,成親之日在申明的説明下逃出申府。第二日,申家人發現申鴻被毒死在房中。皮氏誣陷是蘇三所為,官差將蘇三和申明抓回,關入洪洞縣大牢中。

 

│第三十四集│

洪洞縣令收取了趙昂的賄賂,在疑點重重地情況下依然認定蘇三和申明是兇手,命人對蘇三和申明嚴刑逼供。

王景隆化名匡正義科考中考得第一,在大殿之上和另一考生譚志遠同時被正德皇帝點為狀元。

蘇三在獄中叫縣令放了申明,自己一個人認罪。

 

│第三十五集│

牢頭崇公道發現獄卒企圖侮辱蘇三,為防止蘇三再受欺淩,認蘇三為幹女兒。春早歷經艱辛見到了獄中的蘇三,為了給蘇三伸冤,決定去京城找李東陽。

王景隆前來拜訪李東陽,二人正在聊天時,春早突然來到李府,將狀子呈給李東陽,王景隆見狀子是為蘇三伸冤而大吃一驚。

 

│第三十六集│

正德皇帝得知蘇三蒙冤入獄後大為震怒,命王景隆和譚志遠二人一同前往山西重審此案。

劉瑾私下找到譚志遠,叫他找機會除掉蘇三。同時命紀橫帶劉之廉也前往山西,準備至蘇三於死地。

 

│第三十七集│

洪洞縣大牢中劉之廉良心發現,將紀橫逼蘇三喝的毒酒搶過來自己喝下,臨死前向蘇三表達了自己的懺悔。

甯王西北反叛,正德皇帝在李東陽保薦下命張永和楊一清帶兵平叛。

蘇三被從洪洞縣押往太原,為了讓蘇三的案子死無對證,紀橫又將皮氏和趙昂殺死。朱灼買通押解蘇三的差役,深夜前來謀害蘇三,被春早發現,打鬥中朱灼將春早捅傷,這時韓士奇帶人趕到,朱灼慌忙逃走。

 

│第三十八集│

在大堂上,蘇三終於見到了王景隆,悲喜交加之下喊出“冤枉!”最終蘇三得以沉冤昭雪,也終於可以用回真名周玉姐。退堂後,譚志遠向周玉姐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原來他竟是玉姐失散多年的弟弟周金寶,姐弟相見之下,玉姐更是喜極而泣。

張永平叛大獲全勝而歸,見到正德皇帝後舉報劉瑾謀反,李東陽也將密函交予皇帝,正德大為震驚,親自查抄劉瑾府邸。在劉瑾官邸後院挖出了黃袍、玉璽、兵器以及大量金銀珠寶,正德皇帝見後命人將劉瑾淩遲處死,餘黨一併捉拿歸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