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一至週五 晚上十點首播、凌晨一點(台語版)、上午八點重播 領銜主演|邱心志、傅淼、劉詩詩、遲帥

青蛇(小青)為救白蛇,不惜冒險闖入天庭,竟然意外偷得淨瓶,遭到天界的追殺,與此同時,在人間,被道士夏侯哲說成是災星降臨的鮑仁,終於出世。在災星即將被親生父親手刃之時,淨瓶帶著小青解救了鮑仁,隨後小青為躲避追殺跌落龍井。
十八年後,夏侯哲預言成真,杭州城大旱,百姓名不聊生。而以種茶為樂的鮑仁背負著災星的名聲長大成人。為了幫助百姓,鮑仁夜探龍井山。鮑府的家中,雙雙的畫像十八年後重見天日,淨瓶受到感召,從龍井下躍然而出,卻與鮑仁不期而遇。在淨瓶的幫助下,鮑仁終於看到了一直出現在夢中的景象,而那裏就是龍井山的水源——龍潭。
淨瓶出世,大龍女、夏侯哲等天上、人間的各路人馬也紛紛出現在杭州城。
陳太守和兒子陳南霸與浙江十大茶商勾結,企圖將鮑仁踢出即將舉行的“品茗大會”。鮑仁為了救小青,中了他們的圈套,與小青一起跳下了龍潭。鮑仁因此被取消了參加品茗大會的資格,並被逐出了家門,住到了龍井山上的茶園裏。
小青得到了淨瓶遭到大龍女的追殺,鮑仁將受傷的青蛇救回了家,小青漸漸有些喜歡上了鮑仁,但是想到姐姐的遭遇,小青一直排斥著自己的感情,小青不告而別。鮑仁的奶媽病重,得到點化的鮑仁要用第一罐茶湯救奶媽的性命。可是卻無論如何也找不到符合要求的採茶女工。
濟公酒後洩露了天機,小青知道了鮑仁的身份,小青回到茶園幫助鮑仁採茶,而大龍女因為懷疑鮑仁的身份,追到了茶園,一場惡戰在即。鮑仁和小青互相保護,為了對方不惜犧牲自己,鮑仁中了龍毒,生命危在旦夕。小青為鮑仁療傷,兩個相愛的人終於走到了一起。
微服私訪的皇上無意間嘗到了鮑仁的茶,欽定為貢茶,品茗大會取消,陳家父子的陰謀失敗。病床上的奶媽將自己的女兒託付給鮑仁,鮑仁不得已答應了奶媽的要求娶暖暖為妻。小青傷心的離開。
為了加害鮑仁,夏侯哲與金人勾結,給了鮑仁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鮑仁沒有時間找小青解釋,只是將淨瓶留給了小青,變匆匆上船,帶著茶葉前往京城。
小青用淨瓶收水救白素貞卻害的鮑仁的船擱淺,無法前往京城,鮑顏承無奈只得聽從夏侯哲的用其他的茶葉頂替。
大龍女知道了鮑仁的真是身份就是自己的殺夫仇人哪吒,不惜一切代價追殺,奶媽、暖暖等人都被殺害。運河之上,大龍女和小青為了鮑仁展開了一場殊死博弈。三方俱傷。
鮑仁終於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找回了乾坤圈,而此時,鮑顏承卻中了夏侯哲的圈套,被皇上處以死刑。鮑仁趕往京城救父親,親眼看到鮑家滿門抄斬,鮑仁親手殺了夏侯哲。
趕回杭州城的鮑仁中了大龍女的圈套,誤以為小青是殺害奶媽等人的兇手,兩人在忘情穀忘情忘愛對決。淨瓶被毀,杭州城面臨沒頂之災。為了救杭州百姓,鮑仁跳下了忘情穀。不料,卻跳回了八百年前錢塘。
在那裏鮑仁結實了畫中的女子雙雙和她的對頭錢青青。鮑仁一心要找到淨瓶解救眾人。三個人逐漸成了好朋友,在尋找淨瓶的過程中產生了錯橫交織的感情,並得罪了心狠手辣的上江觀察使孟浪。
不曾料到的是,淨瓶竟然是雙雙的貼身之物,雙雙為了幫助鮑仁,險些喪命。鮑仁遭到孟浪的陷害,鋃鐺入獄,為了救鮑仁,兩個女子均做出了犧牲自我的決定,與孟浪交換。鮑仁終於帶著淨瓶回到了杭州,解救了百姓,小青卻因為無法救出姐姐含恨自殺,被觀音收走。鮑仁為救小青,放棄了回天庭的機會,去改變小青的前世——錢青青的命運。
令鮑仁沒有想到的是,恰恰因為他的到來,恰恰因為他的選擇,最終造成了青青犯下了殺孽,發誓不再為人。
鮑仁、雙雙、青青為了愛情,犧牲了生命,最終陷入輪回,開始了他們後世的情緣……

│第一集│

白蛇水漫金山被壓雷峰塔下,青蛇小青為救白蛇上天庭偷得寶物淨瓶,被眾天兵天將打傷跌落人間、暈倒在鮑家茶園。小青誤會小茶樹精龍井要搶她的淨瓶,護孫心切的十八棵茶祖宗與小青大打出手。有傷在身的小青帶著淨瓶躲入龍井療傷。
道士夏侯哲預言將有災星降生于鮑家,鮑夫人是夜難產,誕下一子。鮑顏承要將麟兒摔死,感念骨肉親情猶豫之際,法海趕到救下孩子。一路北上的夏侯哲狂風暴雨中跌落水中,被失魂落魄的大龍女所救。夏侯哲向大龍女道出寶物淨瓶可以幫助她的夫君龍王三太子還魂重生,大龍女將自己的一身鱗片送于夏侯哲。
二十三年後,鮑顏承之子鮑仁長大成人。杭州二十三年滴雨未落,鮑仁成為眾矢之的,人人將他當做災星避之不及。杭州太守為了一己之私將西湖重重圍住不許百姓打水,百姓們無法忍受無水之苦,在太守之子陳南霸的挑唆下跑到龍井山上的鮑家茶園要求鮑仁遠走他鄉,離開杭州。鮑仁不卑不亢更不承認杭州常年乾旱與己有關,爭執中,雙方大打出手。

│第二集│

鮑仁與帶著村民上山聲討他的陳南霸起了爭執,小茶樹精龍井睡夢中不斷地打噴嚏弄得茶園大風四作,村民更加相信所謂鮑仁是災星之說法,嚇得四處逃散。村民賈四想到一家老小無水之苦,舉刀砍向鮑仁,危難之際,小茶樹精再次出手相救。
鮑仁感歎世人愚昧,好心提醒賈四龍井山上有水源,否則二十幾年的乾旱,為何龍井山上花照開,草常綠?賈四恍然大悟,四處找人與他一起上山找水源,怎奈老百姓苦於無水,急著紛紛逃難,沒有人肯理會他。
夏侯哲再次出現在了西湖畔,沒有人知道,此刻的他已經成為當朝國師。陳南霸對他出言不遜,夏侯哲不以為意,反而向陳南霸獻策如何讓鮑仁自投羅網。前往西湖打水未成的暖暖碰巧聽到夏侯哲與陳南霸密謀的事,於是慌忙跑回家想要通知鮑仁,誰知鮑仁和嚴豐遲遲未歸。
鮑仁拉著嚴豐到龍井山上找水源。休息之時,鮑仁睡著,再次夢到同一個畫面裏面的神秘女子。而跟隨小青藏匿於龍井下的淨瓶受到掛在鮑府的仕女畫的吸引起了異動,飛出龍井,小青追隨淨瓶飛出龍井,與正好找水到此的鮑仁不期而遇。

│第三集│

鮑仁跟嚴豐在龍井山上兜兜轉轉,卻一直沒有找到水源。淨瓶閃著光輝從龍井沖上天際,嚴豐受到驚嚇,以為是鬼魂。鮑仁與追隨淨瓶而來的小青不期而遇,鮑仁看著小青的背影,誤會她就是出現在自己夢中的女子,小青趁機溜走。鮑仁的耳邊再次響起夢中女子的聲音,追隨著這個聲音,鮑仁和嚴豐來到了龍潭邊,面對著眼前的一潭碧水,嚴豐和鮑仁都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兩人興奮不已,吵鬧之聲把隱居在龍潭下的大龍女吵醒。
鮑府,仕女圖隨著一陣風飄落在地,淨瓶從遠處飛向鮑府,靜靜地落在仕女圖旁。鮑仁帶著找到水源的喜訊回府,無意中看到了散落在地的仕女圖,大吃一驚,畫中女子正是整日出現在他夢裏的神秘女人。是夜,鮑仁又夢到哪吒因為怠忽職守丟失淨瓶而被貶到人間,驚醒之余,鮑仁難免苦惱萬分,自己跟這兩個夢究竟有什麼關係?
鮑仁將龍潭水源公佈於眾,杭州城暫且躲過無水之災。借著嚴豐的名義,鮑仁招納未婚女子到府做採茶工人,鑒於鮑仁在杭州赫赫有名的災星稱號,嚴豐與他打賭無人會來,誰知話音未落,暖暖帶著大批的未出閣女子湧入鮑家。

│第四集│

四處尋找淨瓶的小青來到杭州城,與法海不期而遇。兩人大打出手,小青不敵,正在這時,暖暖帶著大批逃避衙門追捕的少女路過此地,小青混入人群一起躲進鮑府之中。
原來衙門到處尋找未出閣的女子押去龍潭祭祀,所以全城的少女們不是在這一天匆忙出嫁,就是嚇得紛紛逃散。法海追隨著小青也來到鮑府,鮑仁出言不遜,並不把自己的這個師傅放在眼裏。躲入裏屋的小青發現了淨瓶所在,驚喜之餘,法海已經不顧鮑仁阻攔來到內堂,情急之中,小青變身仕女圖中女子的樣子躲過法海的搜尋,與小青擦肩而過的鮑仁看著仕女圖中樣貌的女子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目瞪口呆。
小青從鮑府脫身出來卻又被衙門的差役攔住,眼看著法海尾隨而來,小青答應隨差役去祭祀。剛巧路過的嚴豐看到這一幕趕忙回到鮑府向鮑仁求助。
鮑仁從躲避差役的少女口中得知了衙門祭祀的事情,抱打不平的他不顧阻攔來到龍潭邊打算救人,這一切全都中了夏侯哲的埋伏。原來所謂祭祀,正是夏侯哲設計陷害鮑仁的圈套。
濟公躲在龍井山上的懸壁亭看著下麵的這一出好戲,大龍女從酒過三巡的濟公口中無意得知淨瓶確實已經遺落人間,哪吒因為看守不力被貶下凡,大龍女覺得幫三太子還魂並且報仇雪恨的機會終於來了。

│第五集│

小青被五花大綁的帶上祭台,眼看著就要被投入湖中,緊急時刻,鮑仁挺身而出跳上祭台。他謊稱自己與小青已經有了肌膚之親,故小青不能被用來當做祭品。現場一片大亂,落入圈套的鮑仁被官兵牢牢圍住,嚴豐和暖暖為救鮑仁,與官兵大打出手,可是寡不敵眾。就在這最為危險的時刻,被逼潭邊的鮑仁和小青兩人相視一笑縱身跳入潭中。
水性不好的鮑仁很快在水中昏倒,小青拖鮑仁上岸,露出青蛇真身。被救上岸的鮑仁昏迷不醒,小青為他人工呼吸,鮑仁清醒。一邊是官兵的追捕,一邊是法海的搜尋,被逼無路的小青帶著鮑仁飛向天際。
鮑仁興奮於此刻正翱翔在天空,這時,法海竟然做法,眼看就要投入法海陣勢的小青,把淨瓶託付給了鮑仁讓他好好看管並把他推向地面,自己則落入法海的陣勢與他奮力一戰。原本就已經受傷的小青不敵法海的淩厲攻勢,受傷逃走。
跌落地面的鮑仁昏了過去,醒來時,已經被官兵團團圍住,押往衙門。陳太守公開審訊鮑仁,請來了杭州城內大大小小的茶商以示如何除掉他們眼中最大的眼中釘。結果在鮑仁的一頓唇槍舌戰裏,陳太守沒能處置鮑仁反倒失信于那些茶商。

│第六集│

被無罪釋放的鮑仁走出衙門並沒有急於回家,而是心心念念趕去龍井向小青歸還淨瓶。大龍女在衙門裏就瞥見鮑仁身上的淨瓶,尾隨著他上了龍井山。為了得到淨瓶,大龍女施障眼法弄出一個假的龍井而自己也化身成仕女圖中女子的樣貌成功從鮑仁手裏騙到了淨瓶,雖然她屢次出手想要至鮑仁於死地,但是關鍵時刻總是被鮑仁手上帶的乾坤圈彈了回去。
返回家中的鮑仁終日抱著仕女圖茶飯不思,甚至耽誤了採茶之事,嚴豐好言相勸,鮑仁終於打起精神到處尋找採茶女。結果人人見他又如見到瘟神,避之不及。無奈之下,鮑仁到怡紅院想要找風塵女子幫自己採茶,他隨身攜帶的仕女圖被擠到地上,展開。
得到淨瓶的大龍女在龍潭下做法想要幫龍王三太子還魂,關鍵時刻,淨瓶收到展開的仕女圖的吸引再次飛了出去,大龍女前功盡棄。由於淨瓶有了異動,杭州城狂風大作,人們紛紛到街上祈雨,躲在龍井療傷的小青看到此景,懷疑淨瓶落入別人之後,也到城裏尋找淨瓶。來到怡紅院的小青恰好看到鮑仁左擁右抱,傷心不已。不認得小青容顏的鮑仁也誤會小青是風塵女子,故意刁難輕薄,為了淨瓶兩人惡言相向,這時大龍女趕到,小青跟大龍女為了搶奪淨瓶大打出手。

│第七集│

怡紅院頃刻變的一片淩亂,小青與大龍女打得難解難分之時,陳南霸帶著官兵把怡紅院包圍起來,不由分說的捉拿鮑仁回衙門,其他的所有的人也備受牽連統統帶走。
鮑仁萬萬沒有想到,等在衙門裏,派人捉拿自己的人竟然是他的父親鮑顏承。父子倆在公堂之上針尖對麥芒,互不相讓,氣氛緊張。往事歷歷在目,父子倆的心結越結越深。鮑仁對父親從小拋棄自己的事實耿耿於懷,而鮑顏承則誤會鮑仁不成器,在杭州作威作福,兩人關係再度惡化。
圍觀的人群裏,小青和大龍女用著各式招數暗中與對方鬥法。鮑仁不依不饒,鮑顏承狠心的讓鮑仁吃了板子,鮑仁被打成重傷昏了過去,鮑顏承痛在心裏卻冷酷的拂袖而去。小青趁著混亂離開衙門向龍井山逃去,大龍女尾隨而至,兩人再次交手。

│第八集│

為了爭奪淨瓶,小青和大龍女又是一場惡戰。關鍵時刻,濟公出手相救,三臺子跟大龍女過往的點滴盡現空中,無法控制住自己感情的大龍女失聲痛哭,小青反而同情起這個可憐的大龍女。
暖暖和嚴豐攙扶著被打成重傷的鮑仁回到鮑府,怎知鮑顏承在家中,並且下令逐鮑仁出家門,無奈之下,嚴豐和暖暖只能把鮑仁帶到茶園木屋暫時棲身。
趕走鮑仁的鮑顏承無人之時流露出自己的真實情感,一個父親的矛盾,為了保護兒子不丟性命,他只能這樣做。他跑到夏侯哲那裏複命,夏侯哲再次要求鮑顏承剷除鮑仁,以絕後患,並且要求鮑家退出當年的品茗大會,鮑顏承無奈之下只能妥協。
住在龍井山上的鮑仁痛定思痛,終於決定洗心革面,並且重新振作了起來。他每天親自去龍井挑水,躲在井下的小青不知不覺間愛上了鮑仁,而鮑仁心心念著他遇到的那個有著仕女圖中樣貌的小青,並且悉心照顧茶園。小青決定到井上與鮑仁一會,誰知卻中了候在井口的大龍女的埋伏。

│第九集│

舊傷未愈的小青再次被大龍女打成重傷,虛弱的化成原形。鮑仁救下受傷的小青蛇帶回茶園放入水缸細心的照顧。
鮑仁到處尋找採茶女工,結果卻以失敗告終,他這時才發現,所有的採茶工人都被鮑顏承請回去工作了。
想要離開茶園的小青蛇不幸被小茶樹精龍井抓到,雙方都受到驚嚇,龍井的氣力太大,抓的小青蛇昏死過去。鮑仁細心地為小青蛇上藥療傷,小茶樹精們看到很是不滿,覺得自己的主人不幫自己卻去幫嚇壞他們的青蛇。老茶祖宗安慰小茶樹精,鮑仁並不能看到他們,所以不能幫他們療傷。是夜,茶園傳來詭異的腳步聲,老茶祖宗以為又是青蛇要來攻擊小茶樹精,剛要動手,卻發現是鮑仁悄悄地來到茶園照顧被弄壞的茶苗,老茶祖宗恍然大悟,原來鮑仁一直都能看到他們,並且也很疼惜他們,感動萬分。
鮑府,偷偷為鮑仁準備飯菜的奶媽被鮑顏承抓了個正著,鮑顏承大發雷霆之際,奶媽病倒昏了過去。鮑仁知道此事,來到鮑府想要見奶媽一面,被鮑顏承拒絕。無法見到奶媽的鮑仁只能跑到山上去幫奶娘尋找名貴的草藥。
為了得到草藥,鮑仁不慎跌落懸崖,幸得濟公出手相救,濟公暗示鮑仁,用龍井清晨第一桶淨水沖泡的茶湯才是最好的藥品,醒來的鮑仁分不清楚是夢境還是真實。

│第十集│

大龍女看到鮑仁能在仙道與濟公對話,懷疑他就是哪吒轉世。
小青從濟公與老茶祖宗的對話裏面證實鮑仁的確是哪吒,因為淨瓶被偷被貶下凡,小青心生愧疚,原本就為了鮑仁動情的小青不知該如何是好。
嚴豐要來幫助鮑仁採茶,可是鮑仁執著於茶葉需由少女的嘴唇採摘,僵持之下,小青來到茶園,她主動提出要幫助鮑仁採茶。小茶樹精們看到小青的面容紛紛捉弄她,不肯讓他採摘。大龍女跑到茶園來一探究竟,鮑仁被她一掌打傷。小青為了保護鮑仁,再次與大龍女大打出手。
小青為鮑仁療傷,與他赤膊相見,兩人有了肌膚之親。第二天清晨,一早起來的小青為了能夠順利得采好茶葉,再次化身仕女圖中女子的樣貌在茶園採茶。鮑仁望著小青的背影,分不清她究竟是誰。小青勇敢的用自己的容貌現身,鮑仁卻堅定地向她示愛,無論她是人是妖,是小青的樣貌還是畫中女子的樣貌都不重要,重要的兩個相愛的人能夠在一起,小青會心一笑。

│第十一集│

鮑仁跟小青在茶園一起採茶,小青用自己的功力幫助鮑仁很快的把茶葉全部規整好。鮑仁上龍井取當天第一桶水,巧遇微服私訪的皇上,皇上感念他急著救母的一片孝心,把這第一桶龍井水讓給了鮑仁。返城的路上,皇上再次來到鮑仁向他討一杯茶喝,這時,所有人才看到,鮑仁用自己萬分小心保護的雙手在熱鍋裏炒茶,小青心疼的流下眼淚,皇上喝著茶湯,回味無窮。
鮑仁帶著沖泡好的茶湯去給奶娘,奶娘看著眼前如此成器的少爺,分外欣慰,身體漸漸有所好轉。
嚴豐帶著鮑仁炒得茶,挨家茶商那裏推銷。杭州城內各大茶商都迫於朝廷壓力不敢接收鮑仁的茶,嚴豐只得街頭擺攤賣茶,酒香不怕巷子深,很快的,鮑仁的茶就被一搶而空。鮑仁有生以來第一次,真真正正靠自己賺錢了。
另一邊,皇上心心念念鮑仁的茶葉,為了能夠給鮑仁取得一個參加品茗大會的資格,皇上竟然帶著夏侯哲、陳太守以及鮑顏承來到市井小巷裏來喝鮑仁的茶,一時間,鮑仁眼中這個年輕的公子把他的仇人全數帶到了他的茶攤上。

│第十二集│

皇上執意要鮑仁參加品茗大會,否則以取消大會相要脅,原本想要從中作梗的夏侯哲及陳太守無奈搖頭。一直受到夏侯哲脅迫的鮑顏承此刻決定不在沉默,他向皇上坦誠,鮑仁正是他鮑顏承之子。皇上誤會鮑家退出品茗大會只是為了避嫌,夏侯哲和陳太守想要操縱品茗大會的計畫失敗了。
眼看著鮑仁與小青越發的恩愛,暗戀鮑仁的暖暖心裏不是滋味。奶娘病情有了反復,趁著少爺回府探望自己的時候,奶娘跪求鮑仁下半生照顧好暖暖,為了讓奶娘安心養病,鮑仁答應娶暖暖為妻。小青聽到鮑仁的誓言,心如死灰。
皇上諭令鮑家茶火速進京為了宴請女真使節。鮑仁與嚴豐決定走水路上京,在江邊與奶娘暖暖一一道別。
小青決定拋開一切,專心一致的救姐姐白蛇出塔。他利用淨瓶使得整個西湖的水收幹,一時間,行駛在運河上的鮑仁被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險。
水暫時被全部吸入淨瓶,鮑仁坐的船擱淺在路上,鮑仁讓嚴豐帶著茶葉走陸路趕向京城。

│第十三集│

鮑仁向老茶祖宗求救,看不到老茶祖宗的嚴豐看著鮑仁自己在自言自語,心裏害怕得不行。老茶祖宗聽從鮑仁的囑託,猛吹一口氣將嚴豐吹向了京城,而他自己則去向小青求救,如果小青吸幹了西湖之水,致使鮑仁無法準時把茶葉送往京城,那麼鮑仁就算違抗聖旨必死無疑。小青方知鮑仁身陷危險,奮不顧身的沖了出去。
大龍女決定向哪吒復仇,讓他也嘗試一下失去親人的痛苦,她化身小青的模樣到鮑府殘忍的殺害了暖暖和奶娘。從空中飛過的小青感受到鮑府上空的殺氣,於是下去查看,不巧卻被法海碰到,誤會是小青大開殺戮,小青有口難辯。為了趕去救鮑仁,小青使出渾身解數擺脫了法海的追殺。運河上,大龍女向鮑仁痛下殺手,小青趕來相救,怎奈船被大龍女弄翻,大龍女以為鮑仁葬身水中,得意忘形,小青與大龍女誓死一戰。
掉入運河中的鮑仁漸漸恢復了前一世的記憶。驚醒時,他看到此刻的京城,父親鮑顏承因為聽信夏侯哲讒言,進獻假的鮑家茶,結果毒死女真使者,皇上賜他一死,法力回復的鮑仁踩著乾坤圈快步向京城飛去。

│第十四集│

即刻趕到京城的鮑仁沒來得及阻止父母喝下皇上御賜的毒酒,眼看著父母在自己的面前毒發身亡。面對著處心積慮要置自己于死地的夏侯哲,恢復法力的鮑仁沒有任何手軟的將他殺死。
回到杭州的鮑仁受到了另一重的打擊,整個鮑府屍橫遍地,暖暖跟奶娘被人殺死了。法海告訴鮑仁自己親眼所見,暖暖和奶娘是被小青殺了,鮑仁聽不進小青的辯解,與小青恩斷義絕。心灰意冷的小青抱著淨瓶撞向三生石,淨瓶頃刻變成碎片,杭州城順勢狂風大作,洪水氾濫,失去了掌管水的法器淨瓶,杭州眼看就要遭受滅頂之災。
濟公為鮑仁指明道路,要他跳下這忘情穀去尋找解決這一切的方法,關鍵時刻,小青決定跟鮑仁一起去,兩個人雙雙跳下忘情穀,小青卻在最後一刻,被鮑仁托回山頂,鮑仁自己卻掉入了萬丈深淵之下。
跌落谷底的鮑仁睜開眼時,天上竟然下起了大雨,鮑仁不由分說的向杭州城跑去,順道尋找淨瓶,只不過他完全沒有留意到城門上杭州二字早已變成了錢塘,他更無法知道,自己這一落,就落回了幾百年前的南齊錢塘。

│第十五集│

錢塘街道好不熱鬧,一隊敲鑼打鼓迎親的隊伍差點傷到一個小女孩,關鍵時候,鮑仁出手相救。鮑仁趕回鮑府,同樣覺得蹊蹺,家門口圍了許多的人,他剛想進府,卻被人叫住,讓他對上三題才能到府中一敘。鮑仁不依不饒,卻絲毫沒有看出來有什麼異樣。
另一邊,錢塘最大的財主錢萬財的女兒錢青青誓死不要嫁給嚴太守的兒子嚴忠書,可是當聽說嚴忠書逃婚之時,她又蠻橫的想要把嚴忠書給追回來。
幾百年前的鮑府正是江南名妓尹雙雙的府地萍合樓,這一天是她的戀人嚴忠書向錢府錢青青提親得日子,雙雙卻在這萍合樓比文納婿,當鮑仁連過三關,雙雙對他刮目相看。鮑仁也發現了各種蹊蹺,鮑府變成了萍合樓,陳南霸變成了萍合樓的雜役,尤其是當看看到氣勢洶洶而來的錢青青時,更是激動不已,眼前的錢青青不正是小青麼?!鮑仁向錢青青撲去,嚇壞了完全不認識他的錢青青,錢家的家丁把他打倒在地。
鮑仁終於弄清楚了自己正身處南齊,她來到絕情穀想要再次跳崖,卻被在此修行的小茶樹精救起,詢問得知,這個小茶樹精竟然就是十八棵茶祖宗。

│第十六集│

鮑仁決定留在這錢塘,既然這裏存在那麼多的蹊蹺、那麼多相似樣貌得人、既然從忘情穀一下子就跳落到了這裏,鮑仁覺得在這裏應該可以尋找到淨瓶的下落。他幫助小茶祖宗重新尋找了一塊茶園,小茶祖宗送給他一座跟杭州一模一樣的木屋。鮑仁在街上擺了一個幫別人寫信的字攤,一邊養家糊口,一邊試圖尋找淨瓶。
雙雙在街市上見到了不辭而別的鮑仁。她女扮男裝很快跟鮑仁成為至交好友。青青到嚴家把被關禁閉的嚴忠書救了出來。
雙雙與鮑仁約在湘望樓喝酒,鮑仁向雙雙講述了自己離奇的經歷,雙雙全盤相信,並且答應幫助鮑仁尋找淨瓶。青青與嚴忠書也正巧路過此地,四個人在湘望樓狹路相逢。好奇于錢青青與小青的相似,鮑仁像雙雙打聽青青的事情,殊不知坐在隔壁的青青全部聽的一清二楚。青青認出女扮男裝的雙雙,於是拉著嚴忠書去跟兩人同座並且佯裝不識雙雙,出言奚落雙雙。

│第十七集│

雙雙不堪忍受青青出言侮辱,推說有事起身告辭,青青怎麼肯放過他,佯裝不小心暴露了雙雙的女兒身,鮑仁大吃一驚,雙雙儼然就是仕女圖中女子的相貌。嚴忠書激動的拉著雙雙,鮑仁讓他放手,推搡間,鮑仁法力無窮一下子把嚴忠書推倒在地。這時一直尾隨著嚴忠書的家丁與鮑仁大打出手,一時間,湘望樓亂成一團。
鮑仁拉著雙雙逃走,兩個躲在小巷子裏躲避嚴家家丁的追趕,近在咫尺的兩人之間回蕩著莫名的情愫。危險解除,雙雙與鮑仁告辭,被嚴忠書在路上堵了個正著。嚴忠書向雙雙懺悔,並且希望能夠與她重歸於好,卻遭到了雙雙的拒絕。憤怒的嚴忠書當街奚落雙雙引來村民圍觀,村民嘲笑欺負雙雙,小翠不顧一切的保護著小姐。京城來的上江觀察使孟浪路過此地,偶遇這種情景,當他看到雙雙脖子上佩戴的飾物後,起身下轎出手相救。晚上,孟浪出席錢萬財的晚宴,再次對提及雙雙, 並表現出巨大的興趣。
鮑仁的法力時而有時而沒有,結果被打得遍體鱗傷。小茶祖宗幫他上藥,兩人再次提及淨瓶,鮑仁苦思冥想,仍然想不出發生的這一切之間到底有什麼聯繫。

│第十八集│

雙雙決定幫助鮑仁找到淨瓶,於是在城裏貼出佈告,招天下有識之士帶瓶到萍合樓一聚。消息一出,錢塘城裏古董店、瓷器店裏的瓶子幾乎被全部搶購一空。鮑仁也到這些地方尋找淨瓶的下落,結果被別人也誤會成是登徒子,而鮑仁自己卻不明所以。
嚴忠書備好了瓶子也要去送於雙雙,結果卻遭到了嚴母的反對,並再次把忠書軟禁在了家裏。青青到龍井山上去找鮑仁,小茶祖宗變出很多枝蔓來戲弄青青,誰知青青舉刀向枝蔓砍去,鮑仁為救小茶祖宗與青青一起跌倒在地,青青對鮑仁產生了別樣的情愫。青青告訴鮑仁雙雙正在廣開門戶,要鮑仁跟自己一起去看熱鬧。鮑仁心裏五味沉雜不肯前去,卻要求青青帶自己去找嚴忠書,他誤會雙雙對嚴忠書的情結還沒有解開。
小茶祖宗看著一天到晚魂不守舍的鮑仁,要用法術讓他知道自己心裏的真是所想。蒙上眼睛的鮑仁,憑著感覺畫出了一副人像,畫中女子竟然不是他心心念得小青而是尹雙雙。

│第十九集│

小茶祖宗捉弄鮑仁,把他畫好的畫像悄悄放在了萍合樓,雙雙看到,欣喜萬分。這時小翠說有人來了,雙雙以為是鮑仁,結果卻是嚴忠書。
濟公和老茶祖宗在仙道窺望鮑仁的下落,鮑仁在西湖上看到了小青的身影,並且質問他為何一去不返?鮑仁無言以對,只承諾會儘快找到淨瓶然後返回杭州。
嚴忠書帶著準備好的瓶子來要求見雙雙一面,雙雙為了斷了他的心思,不與他相見。屋外大雨滂沱,嚴忠書淋著大雨始終不肯離開,雙雙不忍,下樓一見,並且親口告訴嚴忠書自己已經另有心上人,希望他不要再苦苦糾纏。
正在此刻,孟浪派手下帶著大批的瓶子來送於雙雙。嚴忠書誤會雙雙所謂新的意中人其實是另攀高枝,激動之余,把孟浪送的瓶子全部打碎。
躲在人群裏的鮑仁此刻才知曉,雙雙所做一切全是為了自己。心裏的情感無從解釋和宣洩,鮑仁面對雙雙很是冷漠,他要求雙雙不要再為自己做什麼事,雙雙心痛不已。
另一邊,孟浪以毀壞御賜寶物之名將嚴忠書打入大牢。

│第二十集│

嚴父為救忠書無奈之下來向未來親家錢萬財求助,錢萬財為他指點迷境,讓他將雙雙送于孟浪。計謀被路過的青青聽到,青青跑去通知雙雙讓她趕快逃走。
鮑仁睡夢中驚醒感覺到雙雙遭遇危險,二話沒說沖去萍合樓,結果萍合樓已經一片狼籍,鮑仁無意中發現了自己畫的那副雙雙畫像已經被雙雙提上了字,這一刻他才恍然大悟,幾百年後自己愛不釋手的仕女圖,正是出自自己之手。
雙雙到龍井山找鮑仁未果,在山上染上風寒,鮑仁衣不解帶的照顧,無意中發現,自己要尋找的淨瓶竟然就掛在雙雙的脖子上。雙雙向鮑仁道明原委,此瓶是為救雙雙性命,道士特意相送的器物,裏面放著救命用的藥丸。雙雙得知自己的這個瓶子竟然就是鮑仁苦苦尋找的寶物,要將瓶子送于鮑仁。鮑仁雖然想要得到淨瓶,卻不肯把雙雙救命之物拿走。
第二天清晨,雙雙不辭而別,她為了救獄中的嚴忠書,特意到船上與孟浪一會。臨走,她將淨瓶留給了鮑仁。鮑仁帶著淨瓶來到忘情穀,他要回到杭州去,誰知這一跳,竟然跳去了陰曹地府。

│第二十一集│

牛頭馬面在地府無意中碰到鮑仁,卻在生死簿上找不到他的名字。閻王貪睡,遲遲不肯醒來斷案,牛頭馬面竟然發現這個鮑仁來自於宋朝。濟公和老茶祖宗在仙道四處尋不到鮑仁,覺得事出蹊蹺。這個世上唯一從這裏看不到的地方就是地府了。濟公在危機的時刻趕到地府救出鮑仁,鮑仁說自己已經找到淨瓶,讓濟公帶自己回去,濟公面露難色,要求鮑仁自己想辦法回杭州。
孟浪在船上夜會雙雙。雙雙懇求孟浪放過嚴忠書,孟浪屢次提及淨瓶,雙雙直言不諱,淨瓶已經送于鮑仁。孟浪感到很失望,卻向雙雙虛偽的表達愛意,雙雙婉拒,孟浪也拒絕了放忠書的提議,第二天雙雙離開遊船,碼頭上擠滿了人群對她指指點點,原來這一切都在孟浪的計畫之中。
鮑仁反復思量濟公的話,想要返回杭州必須備齊所有帶來的東西,他孑然一身來到這錢塘,還有什麼東西被他遺忘了呢?鮑仁猛地想到了自己跳崖的時候,小青的畫像隨著他一起飄落于忘情穀。

│第二十二集│

雙雙自從船上與孟浪一會,病倒臥床不起。救命的寶瓶也被鮑仁拿走了,雙雙躺在床榻上思念著鮑仁。鮑仁回到錢塘去向雙雙打聽畫像的下落。途中聽見村民們的議論紛紛,鮑仁內心有所糾結。鮑仁向雙雙詢問小青畫像之事,雙雙內心難過,鮑仁還是忍不住說出了街上的傳聞,可是他又不聽雙雙的解釋,雙雙氣血攻心,口吐鮮血。
大龍女在仙道偷聽到了濟公與老茶祖宗的對話,得知鮑仁還沒死。大龍女挾持了老茶祖宗讓他帶自己去找鮑仁,老茶祖宗不從。
找不到畫像,萬念俱灰的鮑仁想要跳崖自殺,被正在龍潭邊思念著她的青青相救。翠兒為了雙雙到處尋找鮑仁,碰巧看到鮑仁和青青相擁在龍潭邊,誤會鮑仁虛情假意,憤怒離去。鮑仁向青青談及畫像之事,青青支支吾吾,原來青青誤會鮑仁畫的是她,所以把畫像偷偷拿走了。
鮑仁賭氣不再尋找回杭州的辦法,一氣之下把淨瓶扔進了西湖。雙雙病情加重,被孟浪暫時放出府牢的嚴忠書去找鮑仁要淨瓶,當鮑仁得知雙雙病重以後,奮不顧身的跳入西湖尋找淨瓶。

│第二十三集│

鮑仁把淨瓶給了忠書讓他帶給雙雙,雙雙的病情有所好轉。
嚴忠書再次向父母提出要娶雙雙為妻。錢青青回家提出自己要嫁給鮑仁,被錢萬財軟禁了起來。麗娘偷見到錢萬財對青青生母的萬般思念,妒火中燒,發誓要毀了青青。
鮑仁為了治好雙雙的病,精心熬制茶湯,結果卻被翠兒拒絕不肯拿給雙雙飲用。鮑仁為了讓雙雙儘快喝到茶湯託付忠書幫忙,並且讓忠書保密,忠書雖然有些猶豫可是答應了鮑仁的要求,雙雙漸漸的康復了。
孟浪為了尋找到淨瓶幾近走火入魔,他向下屬道出原委,原來淨瓶關乎著一個可以長生不老的秘密,他決定不再等待,主動向錢萬財提出,自己要得到雙雙姑娘脖子上的淨瓶。
忠書告訴鮑仁,青青為了他被軟禁在家,鮑仁雖然覺得青青誤會了自己的感情,可還是決定幫她逃出錢府。鮑仁請求小茶祖宗的幫忙,假扮成道士去錢府救青青出來,麗娘雖然覺得事有蹊蹺,可是想到也許這正好能加害青青,麗娘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讓他們混進了錢府。

│第二十四集│

青青在屋子裏吵著鬧著讓家丁放自己出去。小茶樹精悄悄溜入青青的房間自言自語之際,才發現青青竟然能夠聽到自己的講話。青青被小茶祖宗嚇得魂飛魄散,慌忙向外逃的時候碰到了一身道士裝扮的鮑仁,沒看清楚臉,就嚇暈了過去。
鮑仁裝神弄鬼趁機把錢府的廚房給點著了。他跟小茶祖宗趁亂把青青背出了府。半路青青醒了過來,發現是鮑仁救她,開心萬分。無處可去的鮑仁和青青半路被忠書給截下,並把他們帶去了萍合樓。雙雙早已等在萍合樓,她為青青準備好了一切,兩個女子放下了過往的芥蒂,青青向雙雙坦誠自己愛上了鮑仁,並且想跟鮑仁長相廝守,雙雙獨自落寞。
嚴忠書鼓勵雙雙應該去勇敢的尋找真愛,而自己也不會輕易放棄雙雙,兩個人從來沒有像此刻那般惺惺相惜。
孟浪為了儘快得到淨瓶,再次找到錢萬財,先是阻撓了錢青青跟嚴忠書的婚事,再是要求錢萬財儘快抓到鮑仁,因為他知道雙雙的淨瓶在鮑仁的手裏。麗娘私自吩咐手下,見到鮑仁就斬草除根,孟浪看出端倪,囑咐手下看住麗娘,不要多生枝節。

│第二十五集│

前夫家丁趁鮑仁不備,悄悄潛入茶園將茶園燒毀。鮑仁跟小茶祖宗無處可去,也只好在萍合樓借住。眼看就是中秋佳節,青青提出想要去西湖邊看燈賞月,雖然鮑仁知道會有危險,可是還是答應了她。
另一邊,濟公和老茶祖宗心急如焚。因為自從小青無意得知鮑仁在錢塘與青青有所糾纏之後,就絕意要放下感情救白蛇出塔。眼看日子一天天的臨近,如果鮑仁還不回來,可能就無法阻止小青去做螳臂擋車的啥事。
仲秋佳節到來了,鮑仁、忠書還有雙雙、青青一起在西湖看燈賞月。鮑仁忠書謹慎萬分,但是青青卻有些高興過了頭,到處亂跑。雙雙看著西湖上飄落的孔明燈,思念起了自己的雙親。忠書體貼的為她準備好了孔明燈,以寄相思。
官府的官兵趕到,四個人陷入了危險當中,鮑仁讓忠書帶雙雙先走,自己和青青卻被官兵活擒。青青被五花大綁的送回錢府,錢萬財對孟浪的行為敢怒不敢言。另一邊,嚴太守受命去查封萍合樓,眾人面前,後來趕到的嚴忠書大義凜然,阻止父親封了萍合樓。

│第二十六集│

青青從昏厥中清醒過來,這才發現她已經睡在了自己的閨房之中。錢萬財告訴青青鮑仁實乃盜取皇宮寶物的盜賊,青青不相信,可是卻被父親關在了家中。
雙雙與鮑仁被一同定罪,孟浪卻遲遲沒有派人來抓雙雙,雙雙斷定自己的手裏一定有孟浪想要得到的東西,但是苦思冥想也想不出究竟會是什麼。
小茶祖宗心急如焚想要救鮑仁,沒想到小翠也可以聽到他講話,並且被他嚇暈,從它的描述裏,雙雙大體知道了孟浪的最終目的——淨瓶。
孟浪趁此機會將嚴家徹底扳倒,嚴太守深知孟浪不會輕易放過他們,於是讓家丁火速準備送嚴忠書離開錢塘,可惜時差一步,嚴家全家被孟浪抓入大牢。
小茶祖宗找到小青告訴他錢萬財與孟浪聯手已經弄垮了嚴家並且要置鮑仁于死地,錢青青不願意相信父親會做這樣的,小茶祖宗告訴青青連她都被錢萬財下了軟骨散,在小茶祖宗的説明下,青青逃離錢府。
雙雙認定孟浪在等她主動去找他。雙雙決定隻身前往。

│第二十七集│

逃出錢府無處可去的青青再次來到了萍合樓。雙雙將自己的信物淨瓶交與青青,並且囑咐她找到那幅畫像一起去給鮑仁,只有這樣才能幫助鮑仁逃出生天。青青一心想要跟鮑仁雙宿雙棲,所以心有猶豫。
監獄裏,鮑仁也將兩個女人都託付給了嚴忠書,說如果有重得天日之時,要嚴忠書好好照顧這兩個女人。
青青向雙雙道出畫像其實在自己的手裏,雙雙再次強調,只有讓鮑仁拿到這兩樣信物並且離開錢塘才能躲過眼前的禍事。青青終於放下心中糾結,主動回去找錢萬財。錢萬財要把青青嫁給孟浪,為了能見鮑仁最後一面,青青答應了錢萬財的要求。
雙雙獨自前往孟府,要求孟浪放了鮑仁他們,許諾如果孟浪放人,自己將帶著淨瓶一起嫁入孟府。孟浪此時不僅不為在意,甚至出言侮辱,為了拖延時間救出鮑仁和嚴忠書,雙雙默默忍受、強顏歡笑。
青青到了牢房見到了鮑仁,並且把兩樣信物交與鮑仁。鮑仁逃出了牢獄,青青也趁機放出了所有的犯人,嚴忠書要帶青青一起走,被青青拒絕。青青決定不再辜負父親錢萬財,留下來嫁給孟浪。

│第二十八集│

逃出生天的鮑仁跟小茶祖宗道別,因為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要回到杭州去救那裏的黎民百姓。臨走之前鮑仁來到萍合樓卻遲遲不曾走進去,他與嚴忠書在這裏再次遇到,鮑仁從嚴忠書的嘴裏得知,青青為了救自己答應錢萬財要嫁給孟浪。
鮑仁揮別了南齊一切的不捨得,縱身跳下忘情穀。他回到了杭州城,這時杭州城已經水漫金山,百姓們面臨著滅頂之災。大龍女看到活著出現的鮑仁,再次出手,鮑仁要為奶娘、暖暖報仇,可是水淹杭州在即,濟公讓鮑仁不要戀戰。前去雷峰塔救白蛇的小青也正處於危險當中,左邊是百姓右邊是小青,鮑仁難以抉擇。最後關頭,鮑仁利用淨瓶收復了杭州的洪水,拯救了黎民百姓,可是卻遲了一步救下跳崖身亡的小青。
鮑仁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觀音大士出現,哪吒可以回天庭重新為仙了,可是鮑仁卻執意要救小青。鮑仁不顧觀音大士的反對,真是想出手去搶淨瓶以救小青的性命。觀音大士看鮑仁如此執迷不悟,決定給他最後一次機會,讓他再次回到南齊,只有改變了小青的前世才能拯救小青的今世。鮑仁只有一天的時間,可是他堅持要一試。隨他回到南齊的還有大龍女,為了讓哪吒形神俱渙,大龍女不惜犧牲自己幾千年的道行也要尾隨鮑仁而去。

│第二十九集│

小青的前世正是錢塘錢青青,因為犯下殺戮並且發誓誓不為人,所以才會轉世投胎做了一隻青蛇,鮑仁必須要阻止青青前世的過錯才能改變她的命運。再次回到南齊的鮑仁同樣又在街頭遇到了一隊接親的隊伍。當他得知是孟府今日要娶之人,鮑仁不顧一切的攔了花轎。因為當日忠書之言,青青將要嫁給孟浪,鮑仁攔著花轎,向轎中女子表白心意。
結果轎中女子竟然是翠兒,為了阻止雙雙價格孟浪,翠兒把雙雙關在了茶園茅草屋,自己代替雙雙上了花轎。聽了鮑仁對青青的一番表白,小翠替雙雙感到不值。沒有身形的大龍女為了能跟著鮑仁並且破壞他的計畫,於是附身到了小翠的身上。
青青與鮑仁在茶園相逢,鮑仁一心只想改變青青的命運,向青青表達自己的感情,兩個人緊緊的擁抱在一起,雙雙在遠處看著相擁的兩個人,心中釋然。青青提出要回府與父親道別,留下雙雙和鮑仁兩人在茶園,兩個人壓抑著自己的感情,用溫情向彼此告別。
青青被翠兒騙去了孟府,而雙雙為了救翠兒也主動去了孟府,當他得知青青被孟浪扣住時,再次提出了用淨瓶和自己交換青青。孟浪表面答應,背後卻迫使青青委身自己。

│第三十集│

孟浪用錢萬財的性命要脅青青,青青為了父親忍辱委身於他。誰知孟浪事後不僅不履行自己的諾言,還以此將錢家抄家查辦,青青心死,要與孟浪同歸於盡。
雙雙讓鮑仁明日趁著自己嫁給孟浪之時,趁機救青青離開,鮑仁不肯犧牲雙雙,雙雙串通嚴忠書一起欺騙鮑仁,鮑仁勉強同意。次日大婚現場,鮑仁趁著外面鑼鼓升天,偷偷潛入孟府救青青,卻無意中將翠兒救下,被大龍女附身的翠兒故意拖延鮑仁的時間。鮑仁還是找到了青青,外面雙雙正在跟孟浪拜天地,鮑仁拉著青青離開,最終他還是受不了看著心愛的人嫁給孟浪,救下雙雙要帶兩個人一起走。青青看清了鮑仁心中所愛,無所牽掛舉劍刺向孟浪,鮑仁擋在劍前,孟府一下子混亂無比。孟浪趁機再次拿劍刺向鮑仁,雙雙擋在了劍前。
事已至此,青青看破一切,舉刀自殺並且發誓誓不為人,一切都沒有任何的改變,這時觀音大士再次出現,雙雙化身淨瓶,青青遵循自己的諾言不再為人,只有無奈的鮑仁還留在這塵世間經歷他該有的人生和無法改變的輪回……